ASMR关于PPOMO手部动作

 

视频截图

ASMR关于PPOMO手部动作ASMR关于PPOMO手部动作ASMR关于PPOMO手部动作ASMR关于PPOMO手部动作
 

睡前小故事

这天早上,洋子正准备如约赶赴莳野的演出会场。虽然今天也是法国国会大选投票的日子,不过她已经事先请假,不必前往采访。

在杜伊勒里公园晨跑完回来后,她冲了个澡,穿上浴袍,吃完早餐,正在考虑穿什么衣服,手机响了。一个陌生的号码。

洋子按下接听键,对方没有声音,又问了一次,还是没有反应。正打算挂断,话筒里却传来微弱的颤抖声。

似乎是一位女士在抽泣。

“您好,请问是哪位?”

对方终于说话了,她先是用英语确认了一遍是不是洋子的电话,然后才自报家门。洋子一开始没反应过来,追问了一遍,终于搞明白对方竟是在巴格达工作期间的助理——贾莉拉。

“贾莉拉吗?你现在在哪?”

“机场……戴高乐机场。”

此时的贾莉拉紧张混乱,说的话完全不得要领,洋子最后的理解是:贾莉拉眼下一个人在机场收容非法偷渡分子的区域里,她原本打算偷渡到瑞典,结果却在法国中转时被扣下,目前正处于红十字会的庇护下。更具体的情况就不清楚了,但贾莉拉在法国没有亲戚朋友,所以只能给唯一认识的洋子打了电话求助。

洋子火速驱车赶往机场,因为路况良好,只花了四十分钟左右就到了。通过机场的咨询柜台获知收容区在三楼,她急忙跑上去。赶到现场后,在工作人员陪伴下走出来的贾莉拉一把抱住洋子,痛苦起来。

贾莉拉十分憔悴。洋子一边抱着,一边不断地安慰她:“放心,已经没事了!”

告知身份并递交名片之后,洋子开始询问事情的原委。

她还在巴格达的时候,贾莉拉就已经受到激进组织的胁迫。说起来,在她离开之际贾莉拉哭得伤心,不仅仅是因为少了一个伙伴那么简单。

起初,贾莉拉不断接到陌生人来电,要求介绍工作云云,之后对方更是直接胁迫要杀人。而她本人完全不知道自己得罪了何方神圣,为什么会被对方盯上。

亲人当中只有她一个人受到了胁迫,估计与她出入马尔基娜酒店,与外国人一起工作有关。

四天前,贾莉拉回到家,发现门口有一封信。信封上用红笔写着“叛徒当诛”,信封里放着三颗子弹。当天中午她又获悉,给美军做翻译的学长在上班途中遭人枪杀。学长也受到了同样的恫吓,两天前两个人还通过电话一起商量过对策。

这个时候,贾莉拉决定逃跑。

她先从蛇头那里花八千美金买了一本假护照,秘密潜入安曼,然后上了经巴黎前往斯德哥尔摩的飞机。在巴黎转机时,不巧边检官员识破了她的伪造身份。因为最近一段时间查获的好几起偷渡案例,偷渡者都持有同一蛇头伪造的护照。

洋子反过来问贾莉拉:“为什么不去找菲利普帮忙?”

贾莉拉情绪激动地反驳道:“根本没有时间走正规程序,多留一天,被枪杀的学长的下场就是我的!”

身份暴露后,贾莉拉马上被带到机场内的警察局,很有可能即日遭遣返。她想起来,蛇头曾经交代,若偷渡失败后可以要求警方先把自己带到红十字会去。她提出了请求,幸好机场警方果然同意了。

洋子一边听,一边习惯性地记下了以上这些情况,随后立即与红十字会负责人商讨解决对策。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