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OMO ASMR无人声双耳粘液手术

 

视频截图

PPOMO ASMR无人声双耳粘液手术PPOMO ASMR无人声双耳粘液手术PPOMO ASMR无人声双耳粘液手术PPOMO ASMR无人声双耳粘液手术
 

睡前小故事

红十字会负责人是一个大块头的女士,两个手臂交叉于胸前,极为耐心地说明贾莉拉的情况不算特殊。她一副克制而思虑的表情,仿佛要与洋子达成某种共识,但显然洋子并没有领会到这一点。

洋子竭力向对方表明,倘若现在贾莉拉被遣返回伊拉克,一定会被暗杀。情绪一上来,她竟潸然泪下。对方仿佛理解了似的,点了点头告诉洋子:“她会先到二楼的警察局接受问讯,之后会被送到简易法庭,由法官判定是否发放逃亡滞留许可证明。如果现在申请,马上就可以走程序,三十分钟左右,判决结果就会下来。万一判决结果为不发放,通常会被遣返。其他国家可能不太好申请,但贾莉拉来自伊拉克,事情会好办一些。不管怎样,希望她好运。”

洋子先用英语告诉贾莉拉接下来自己会全程陪同,然后转过身接着咨询法庭作证时需要注意的细节。她从对方的口吻中察觉到自己应该能够帮大忙。

贾莉拉两手遮面,只是不住地哭泣。好多人都能偷渡成功,偏偏自己却被扣下,她觉得不公平,哭得都说不出话来了。这次的事件,蛇头要价一万美金,她先预付了八千美金作为伪造护照的费用,剩下的两千美金本来打算等安全抵达斯德哥尔摩后付清。考虑到她在巴格达分社工作的薪水,一万美金绝对是一笔巨款。只是比起这笔巨款,生命显然更重要。

警察局的问讯很快就结束了。进入简易法庭后,他们发现已经有四个人正在申请避难。看来贾莉拉的情况确实并不特殊。

等待判决结果期间,洋子终于得空去打电话联系莳野。而这个时候,演出已经开始了。

最后,贾莉拉的滞留许可批下来了,来自其他国家的四个人则均被驳回。

红十字会的那名女士舒了一口气,不过并没有明显的喜悦之色。对她来说,贾莉拉只是众多案例之一,而无论幸运与否,过去经历的众多案例都在此刻掠过了她的脑海。

她一边在手册上用红笔标注,一边耐心地讲解接下来贾莉拉前往第三国的手续。洋子也因此第一次获知各种材料、各个部门的联系方式以及为避难者提供帮助的非政府组织一览表等信息。最后,她为贾莉拉推荐了一处流浪人员收容所,位于巴黎北站附近,由一家修道院运营。

洋子立马摇头,握住贾莉拉的手,说:“来我家,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所有的事都交代完毕之后,红十字会的女性打量了洋子一番,说:“贾莉拉能遇到你,真是幸运。”

“我就是陪同了一下,也没做什么。”

“因为你是记者,出于职业习惯,对书面材料很敏感。所以无论是在警局还是在法庭,你都很在意书面的内容。”

“有这回事?”

“我也是一样。”对方半开玩笑地说,“我读过的RFP的伊拉克报导,肯定有你写的。”

这位初次见面的女性终于放开一直交叉着的双臂,拉住贾莉拉的手安慰了一番,随后有些唐突地对洋子说:“你不能光去看社会的阴暗面,也要多去享受人生,多保重自己。”

临别之际,对方再次传达出的某种共识,令洋子深为感动。她把各种材料放进包里,仰起脸来与对方碰了碰:“谢谢,你也是。”

莳野走进客厅,详细地了解了事情的始末。

“演奏会我真的很想过去,没有办法,因为贾莉拉的事耽搁了。我想你一定能谅解!”

“当然,人命关天。再说,演出的效果也不太好,幸好你没去。”

洋子微微睁开双眼,凝视着苦笑的莳野,略微有些迟疑。

“难道,是我给你造成了什么麻烦?”

“没有,完全是我个人的问题。”

莳野毫不犹豫地否定之后,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只轻轻地抬起手,然后转过身来,看向贾莉拉。她听不懂日语,一直呆呆地坐在沙发上。听说贾莉拉是个非常阳光的女孩,擅长模仿布兰妮·斯皮尔斯,然而此刻她却依然有些魂不守舍。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