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OMO ASMR 放松身心

 

视频截图

PPOMO ASMR 放松身心PPOMO ASMR 放松身心PPOMO ASMR 放松身心PPOMO ASMR 放松身心
 

睡前小故事

洋子的房间里摆了许多观赏性植物,白色的墙壁更加衬托出植物的绿色。去巴格达赴任期间,据说这些盆栽都寄存在朋友家。天花板上裸露着老旧的房梁,垂下一盏大吊灯。墙壁的一侧排满了书,法语书占了大多数,日语书约占四分之一,其中许多还是旧式书皮,颇有情调。

玻璃餐桌上摆着洋子和贾莉拉一起准备的塔金火锅。

“看着很好吃啊!”莳野一边摆盘子,一边夸赞。

洋子笑着说:“你不是还没吃吗?”

“是啊,不过看起来就好吃。”

“我也没把握。你看这个锅,在马拉喀什的时候,我一眼就看上,所以买了。这么重,带过来还真挺吃力,不过方便,可以做各种各样的菜。”

“你平时自己下厨?”

“当然,这么多年我都是一个人过的,巴黎又没有便利店。”

考虑到贾莉拉在场,这天的交谈以英语为主。贾莉拉不会喝酒,所以带过来的红葡萄酒,最后还是莳野和洋子两个人喝。

那天谈了什么呢?谈了贾莉拉认识中的日本,她今后在巴黎的生活,谈了莳野作为吉他手的生活,人生中遭遇的几件糗事……渐渐地,贾莉拉凝重的表情也开始露出了笑容。

轻快的交谈中,莳野自然地与洋子交换了视线。洋子看起来有些疲倦,不过她的自然之美反而更加凸显。不为任何人,不为任何事的自然之美。老旧的大吊灯下,她的美丽——光滑的额头,高挑的鼻梁,泛着淡淡光芒的卧蚕,看得格外清晰。

洋子注视自己的目光,柔情脉脉,不知隐含着怎样的秘密?时隔一周,不知会是怎样的答案?对贾莉拉,不知她又是怎么介绍自己的?在巴格达期间,洋子曾借给她自己的唱片,会不会顺水推舟地说唱片的录制人恰好也过来吃饭?

马德里演出期间,莳野一直说的是英语和法语,但这一晚用英语与洋子对话,却让他生出了二次邂逅的错觉。

日常的会话,莳野比较擅长法语,英语说起来总有些别扭。洋子则是英法皆精,时不时还给莳野打个帮衬,自然地补足了他说得不地道的地方。

莳野突然想起洋子之前的话——小的时候不会英语,和父亲见面也说不上话,这才“非常用功地学英语”。而现在,自己正是用“这英语”与洋子对话。他顿时觉得和洋子之间的距离拉近了不少。只是,洋子与未婚夫立下爱情誓言也是用“这英语”。

但今天不是想这种事的时候。

比起这些儿女情长,贾莉拉的这一天实在惊险。倘若简易法庭下达的是遣返命令,那等待她的恐怕就是死亡,今后在这个世上,无论何时何地再也见不到她了。二〇〇七年每分每秒都在更新的人类名单里,她的名字将被永远抹去,就像她的那个学长以及众多的伊拉克人民那样。

千钧一发之际,她逃离了不幸的结局,同时也改变了世界。这个世界,不再是与贾莉拉无缘的世界。她将继续存活于这个世界。想到这里,莳野忽地对自我的存在生出了强烈的怀疑,同时对洋子赶赴机场一路协助的义举,敬佩不已。毕竟,洋子在伊拉克期间,也险些被人从这个世上抹去了。

吃完后,莳野把碗筷碟子送到厨房。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