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OMO ASMR轻敲和刮擦皮革

 

视频截图

PPOMO ASMR轻敲和刮擦皮革PPOMO ASMR轻敲和刮擦皮革PPOMO ASMR轻敲和刮擦皮革PPOMO ASMR轻敲和刮擦皮革
 

睡前小故事

洋子一边准备甜点,一边用日语问:“今天的演出,累着了吧?能再多留一会儿吗?”

“完全没有问题。倒是你们俩,今天累得够呛吧?”

“我还好,贾莉拉先去休息。……我们再聊聊,有话跟你说。”

“好。”

莳野坐在沙发上,喝着咖啡,吃着甜点,呆呆地望着自己背过来的吉他箱。微微敞开的窗外传来了醉汉的歌声,他起身去关窗。

“你是觉得冷,还是外面太吵?”洋子收拾完厨房也过来了。

“都不是,我想机会难得,既然把吉他背过来了,就给你们弹奏一曲吧。我能给贾莉拉做的,也只有这个了。”

莳野用英语把这句话又说了一遍给贾莉拉听。

看到莳野背着吉他过来时,贾莉拉其实一直在心中期待他能来一曲,因而甚是开心地说了声“谢谢”。她第一次见到吉他实物,睁大了眼睛。

莳野一边调弦,一边简单介绍了一下乐器,脑海里突然掠过下午的演出记忆。过去的事,本不该如此耿耿于怀。演出突然中断确实不光彩,但自己肯定不会因此而遭到枪杀。

他注视着眼前的贾莉拉,琢磨着该为她弹哪个曲子。或许是目光有些过度热切了,贾莉拉腼腆地转过脸去看了看洋子,两边的脸颊红彤彤的。见此情状,莳野心中生起一股怜爱之情,她不过还是个在校女大学生啊。

音乐自然地在耳边响起,他抱着吉他,弹起了维拉-罗伯斯(6)《巴西民谣组曲》(Suite popular brasileira)中的《加沃特-悲叹曲》(Gavota-Choro)。

五分半钟左右的曲子,简朴而温暖。莳野坐在沙发上,跷着二郎腿,从容地弹完了整首。《加沃特》本来是两拍子的舞曲,莳野在演奏之际突发奇想,第一次将场景设定为几个老朋友在午后缓慢的时光里,聚在一起谈笑风生。

他甚至感觉,手中的吉他正在诉说近来的趣事,而自己正在微笑着倾听。时而点头附和,时而如痴如醉;时而惊叹,时而感动。孩提时的莳野,正如这般总是用吉他“说话”,惹得父母、亲戚、邻居都兴致盎然,乐此不疲。那时候,弹吉他对他而言,是一件乐事。

乡愁仅仅是乡愁而已,再没有更多的意味。然而对于可能一辈子都要背井离乡的贾莉拉来说,曲子中掺杂的些许感伤,才是最动情的。莳野设想的午后的和平世界里,当然也包括了贾莉拉。今后,她将在流亡的路上与许多人相遇,将来的某一天或许也会与家人重逢。

曲子最后的一个泛音,为了博得贾莉拉一笑,莳野采用了比较稚嫩的弹奏手法。弹毕,他抬头,看到贾莉拉果然笑容可掬,一个劲地鼓掌拍手。为了抑制心中的激动,她甚至不得不用手按住胸口。看到她如此开心,洋子也很高兴。

“非常美的一首曲子,叫什么名字?”

莳野向洋子借来纸笔,写下了曲名,并推荐了朱利安·布里姆(7)的唱片。

“你录制过这个曲子?”洋子问道。

“录过,不过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我没有这个唱片。贾莉拉,下次我们一块儿去买吧。有个叫福耐克的大型商场,里面卖唱片,我们去转转。你一定会很开心的。”

莳野突然想起,自己的新作《美好世界——美丽的美国歌谣》从年初一直搁置到现在。他从中选了路易斯·阿姆斯特朗(8)的《美好世界》和罗贝塔·弗莱克的《轻歌销魂》,各弹了一个片段。

贾莉拉与洋子异口同声地惊呼:“啊!这个曲子我听过。”看到她俩如此欢快,莳野油然生出一个念头——是不是该把搁置的曲子录完呢,虽然之前厌恶得根本提不起劲。

看到贾莉拉逐渐眉开眼笑,他再次意识到了音乐的力量。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