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OMO ASMR可爱剃须店(韩文)

视频截图

PPOMO ASMR可爱剃须店(韩文)

PPOMO ASMR可爱剃须店(韩文)
PPOMO ASMR可爱剃须店(韩文)
PPOMO ASMR可爱剃须店(韩文)

睡前小故事

你肯定想不到,今天我画得有多成功,就画了三个小时。因为下雨的关系,画里冷色调居多,庭院的水泥路都合着零星的花草用绛紫色盖过了。总计超过十个人给我的画拍照,还有一个小伙子,隔着玻璃窗,躲在我身后拍,我想他心里一定觉得,这真是个才华横溢的阿姨。

本想拍了照微信发给你的,怕我的作品太优秀,让你工作分心,就等你空了,咱们打电话再说这事儿吧。绝对不是不忍心打扰你,你知道的,我一直都是个特别自我的母亲。

当时生了你没俩月,你爸就自考去北方念大学了,你爸那精瘦身材一直让我迷恋,谁想到两年过去,我们在老家的栈桥上重逢,我愣是没认出他来。倒是你,撇着小嘴咿呀叫唤,看着胖了三十公斤的你爸,我回去哭了一路,罚他几天不许吃主食,不瘦下来就离婚。

天不从人愿,你爸带着脂肪一路高升,混成了中层领导,逢年过节家里就有吃不完的巧克力和堆成山的酒。我原谅他了,老天爷是公平的,没收他的颜值,送给我一棵摇钱树。人这一生啊,可以跟很多人过不去,但不能跟钱过不去。

中学那几年你本事了,成绩差不说,还没混成一方小恶霸,整日给其他人欺负。性子内向,不爱说话,偏偏鬼点子多。班主任让你请我去开家长会,结果你偷偷用信纸拓我的字,给学校写了封长信糊弄过去。班主任在课上把那些没请家长的小孩数落了一通,说向你学习,家长没时间来,还专程写了封道歉信。这还不止,你把期末成绩单上的分数用改正纸贴着,去校外复印店搞了一份山寨版,自己填上高分给我签字。别问我怎么知道的,你班主任跟我打电话的时候,我还帮你圆了谎,主要是我比较爱面子,我自己的儿子,我还不了解,不坏,就是有点笨。

高考那年你良心发现,往死里背书,那年我们家乡难得下大雪,想带你出门,你却挂着俩黑眼圈,说是要备战高考。我说,高考年年有,大雪可不是哟。我发誓,我真的就是想看看雪,没别的意思,谁知道一语中的,你真复读了一年,但第二年还是没考上理想的大学,放榜后跟我们生气,填了个离我们最远的志愿,你别扭着喊,要重蹈你爸的覆辙,离家远远的。

你什么都可以学他,但是别学他狠心。狠心到在你离开我那年,抽烟抽出癌。以前嫌他胖,等他那么大吨位一个人从床上消失的时候,我就睡不着了。好不容易入梦了,又总感觉身子边陷了下去。你说你爸,是不是根本舍不得我啊,他老长白发,打折的时候从超市买的两罐染发膏搁到现在一直没用呢,会不会过期了啊。

那时妈妈好痛,这种心痛的感觉,可跟你与哪个女孩子分手不一样。你爸走后,我过得不好,但没跟你说,因为我知道你也过得不好,事业不顺利,领导不器重你。你辞了职,回来一躺就是半年,这半年我们没少吵架。你说我怎么还跟以前一样拿你当孩子,说我没有自己的生活,我什么都不会,只会絮叨。我当时都忍了,你怎么说我都不回嘴,只要你别走,你在家还能冲我发发脾气,在外面谁理你啊。

等你再回来的时候,我提前退了休,你创业成功,跟我讲了好多新的东西。你给我订了好几本老外的书,什么《秘密》《不抱怨的世界》,让我放在枕边,熟读吸引力法则。你说我在你小时候说的一句话影响了你——够不到菜的时候,就站起来。因此在低谷时变得主动,任何事不要置气,那是拿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我突然觉得我好伟大,让你自己够菜,是因为我给你夹着累,真没想那么多,你们语文卷子里那些阅读理解的作者本人,应该跟我有同样的心情。我认真读了那几本书,但常读到一半就睡过去了,吸引力法则让我要求、相信、接受,我都无法学以致用,倒是觉得吸引力最大的法则,就是让我这辈子认识了你爸,然后生了你。

你的事业越做越好,回家的频率也更少了。我算过一笔账,我今年五十一岁,一辈子没做过亏心事,老天爷勉强能让我过到八十,能再陪你三十年,其实一年见一次,也就三十次,还不算意外情况。我每次跟你见面、打电话都想争取时间,但我也是第一次度过我的五十岁,第一次体验老妇女可怕的更年期,所以有时候总说些情商太低的话,拼命找话题,结果找吧找吧就落到结婚生子上。提起这些,你就不乐意,说跟我三观不合,是两个世界的人。我特别讨厌我自己,浪费彼此时间。这一辈子,我们管教你们,不一定是我们大人对了,大人也可能犯错,只是我们从来不和孩子们说对不起。

车间的姐妹因为几百块工资的事,跟我闹掰了。现在大部分时间我都落单。但一个人挺自在的,前阵子学会了看电影,只要新上映的片子,我就抢票去看,总能撞上几部你也看过的,打电话的时候就有话可以聊。见你朋友圈隔三岔五地就晒跟朋友们喝酒,有些话说多了又嫌我唠叨,只想让你长个心眼,身边的人切莫言深,偶尔提防,真正的好朋友都在远方,相互挂念。我也没那么闲,整日关注你,主要听说朋友圈可以分组,我就想知道你是不是把我屏蔽了。

一下子又扯远了,我最新画的这个庭院是你小时候玩的地方,此前废弃了好几年,现在改建成创意园,好多小商小贩进来开店,我没事就常来画画。画画这个技能也是我偶然发掘的,一开始是那个填色书,后来就自己打底稿上色,然后又无师自通玩起水彩。我觉得我比那些科班出身的人强,天赋异禀,可能今后你想回来都见不着我了,因为不出几年,我的作品应该就可以走出国门了,做个展览什么的。所以你也放心,我虽然是野草,但是坚韧,无论什么环境条件都能生存,我总有你看不完全的实力,不然怎么做你妈呢。

我看过的世界没你的大,但懂的道理跟眼界无关,而是看你放下过几次,我这一生,拿起的不多,放下太多,放一次就痛一次,痛一次就重活一次。

有时候你觉得自己努力很久,结果白费力气回到原点,生活轨迹看似是抛物线,总是起落,但人生其实是个螺旋上升的过程,你以为回去了,但已经往上走了一大步。

你在外地工作,勿挂,挂着我也没用,我都好,春节早点回来,不是我想你,是我的时间不等你。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