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MR水声和嘴的声音

 

视频截图

ASMR水声和嘴的声音ASMR水声和嘴的声音ASMR水声和嘴的声音
 

睡前小故事

 

我的店开在这里已有五个年头了。

旁边是个卖五金的,对面是家面摊。我的店面不大,两张用来剪发的椅子,一张洗头躺椅,对面的货架是价格不等的各色假发。当时为什么想到要开假发店?大概是觉得有商机、成本低,门面的租金又有优惠,就闷声开起来了。我不是圣人,事到如今,就是走一步看一步。

你第一次来我店里,留着及肩发,黑色绒毛大衣的领口盖住半张脸,隐去了脸上的表情。你没多话,在店里来回打量,考虑好一阵终于开口,流程是怎样的?我强撑一个笑容,你可以先选,选好咱们再开始。你愣了一下,说,还是先剪发吧。你径直躺在椅子上,我打开水,此后我们再无交流,沉默才是店里最好的氛围。

我习惯用电推子,操作起来有手感,可以把发根也剃掉,免得那些用工具自己动手的客人,剃完没几天头发就长出一些茬来,睡觉的时候,扎得头皮难受。我打开电推子的开关,店里弥漫着嗡嗡声,你把领子解下,露出整张脸,红唇透在镜子里特别打眼。没再多观察你,正想上推子,你突然用力推开我的手,裹上大衣,匆匆逃了出去,真的是逃。

像你这样的客人我见得多了,这些年,我的店就是个小型的世界。来这里留下故事的,老婆在里面哭、老公在外面抽烟的;还有剃一半直接倒在地上的,也有很多在剃之前又放弃的。因为它太有仪式感,意味着你没有退路,念过的经和求过的神都帮不了你,你正式踏入了这方现实天地。所以,我没想过你会再来。

某天你又推开了玻璃门,远远看到我,问,大哥,现在可以剪发吗?你那一声问句,带着沙哑,埋着人到中年的解脱。

你从包里取出一个音乐盒,发条拧到底,然后闭上眼睛。

我记得你的头发很硬,又密,我想起过世的老母亲,发质跟你很像,但我这四十多年,就为她剃过三次头,前两次都是在她生日时,最后一次是火化之前。后来我剪过多少头发,就后悔过多少次。

你的音乐盒是很好的疗愈,我的思绪跟着飞舞的发丝而过,最纯粹的你就出现在我面前了。你全程闭着眼,我不忍心,还是拍了拍你的肩,你偷开一点眼缝,眼眶瞬间就湿了。你没敢多看镜子里的自己,赶紧回头选假发。我给你推荐的那顶一百多的中短发,比较好打理,女士戴也不会显得太短。你重新坐回镜子前,我帮你把假发固定好,将多余的发丝剪去。

你稳定情绪,淡淡地说,怎么就变成了另一个人呢。我不知道该怎么接你的话。倒也奇怪,你不像多数的女客人,把眼泪都留在这个时刻,只是又一次转动音乐盒,对着镜子自言自语,也不管我在不在旁边。

你没有结婚,二老在北方,现在这状况除了身边几个亲近的人没多少人知道。你自嘲,像你这样连爱情都没找到的女人,要么太强势,要么太差劲,你是前者。我虽然不是什么成功人士,但有家有生活,老婆给大户人家做月嫂,孩子八岁读小学。以一个经历了生活的过来人看,所有会说自己强势的女人,都是因为没找到一个能让她们放下身段的男人。

你的音乐盒是在台北旅行时买的,上面的物件可以自己选,你选了一个小房子,还有一个小女孩,其实原本还有颗小行星,音乐响起来时可以跟着转。你摸着凸出来的轴承,怅然若失道,买回来第二天就断了,试了好多办法都装不上。或许也是老天爷的暗示,回大陆的第二天,你就去医院检查了,结果不尽如人意。住院之前,你特意收拾好屋子,不管它是迎接你,还是新的主人,都是干净的。

我看过那颗行星,下面固定的螺丝扣裂了缝,我请求把音乐盒留下来,如果你信得过我,我帮你做一个,等你好了,再来找我取。

你说了一句话,我至今难忘,你说,没关系,我让朋友来取,让家人来取,他们还在。

我的假发店开在闹市中心,五金店的旁边,是一家连锁酒店,酒店旁边是家安徽夫妻开的小卖铺,过了这条路,右转第一家就是市里的肿瘤医院。

剃光头是化疗病人的基本要求,来我店里买过假发的,多数是女客人,我为她们剪去健康的证据,戴上病人的尊严。结束服务,不说“再见”,不说“慢走”,只点点头。

有些客人经常一年半载见不到,也不知道是治好了还是走了。心态好的客人,乐于跟我分享他们的故事,随时来剪头发,假发换着戴。我早不图赚钱了,能养家就好,帮他们代取报告,寄存包裹和冷藏药品,能做一些是一些。

这些年,我在这间狭小的假发店里,看过太多感伤和寂寞。对面的面摊,经常有人刚吃完就吐了,隔三差五有公益组织来店里收头发,说是要做成假发送给晚期行动不便的客人。我们这行业跟失去有关,是人生的另一面,多数健康的人,是看不到的,有些东西看清楚,就太伤人了。

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运气好的多活个几十年,被选中的,就要早点结束这旅程。但有时候我也总问,为什么是他们呢?太辛苦了,无论是身体上,还是心上。开了这家店,我每年都要去医院筛查两次肿瘤,见得多了反而更怕,怕离开家人,有一点懈怠都觉得老天爷会惩罚我。这也解释了为什么现代人的亲情需要被死亡提醒,还拥有的人往往不珍惜,等到一家人站在那个冰冷的洞口前,才知道这是彼此最后的时刻,过了这一关,一切将彻底告别。而这还不是最难过的,直到你看见:冰箱里剩下一半的速冻水饺,吃饭的时候少摆了的一副碗筷,家里那件比自己还年长的旧物,你才真正意识到这个人再也不会出现在生活中了。

距离上一次见你,已经一年多了,我用塑料片和弹珠做成了一颗好漂亮的星球,这个音乐盒一直摆在店里最显眼的位置,我倒是挺喜欢的,不如就当送我,别来取了。

到现在都不知道你名字,但不知道也好,在这个流行告别的世界里,愿有人为你停留。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