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MR PPOMO敲击键盘,点击鼠标(无人声)

 

视频截图

ASMR PPOMO敲击键盘,点击鼠标(无人声)ASMR PPOMO敲击键盘,点击鼠标(无人声)ASMR PPOMO敲击键盘,点击鼠标(无人声)ASMR PPOMO敲击键盘,点击鼠标(无人声)
 

睡前小故事

 

知道你没多少耐心,但请一定要看到最后一个字。

你自责过,说一定是自己哪里没做好得罪了神明,才把报应落在我们身上。但我想,或许不是报应,而是考验,因为我们还不够成熟,所以小朋友才躲在某处观察,不肯来我们家。

我曾以为最坏的人生不过是我这样了,两次宫外孕,正巧受精卵一边停一次,腹腔镜进去,满肚子的血,最后两边的输卵管都切了。进手术室前,你把我的手捏成拳护在你掌心,又放在唇边亲吻,捧在手心怕碎,含在嘴里怕化。想起小的时候我跟你比手,摊开五指还不及你的掌心大,那时就觉得,爸爸的手,就是世界。

我躺在床上虚弱地问你,我是不是这辈子都要不了小孩了。你红着眼安慰我,没有孩子一样可以很幸福。说实话,这几年因为怀孕的折磨,我过得并不好,不是身体的消耗,而是心被伤疲了。我相信你能感受到,要不然你怎么总刻意避开这个话题,给我发微信的频率也每日增多,我都三十多岁了,还不停叫我“宝宝”。

跟这个男人结婚,你是第一个投赞成票的。PPOMO都说女儿结婚,做父亲的会觉得养了多年的白菜被猪拱了,结果因为你烧得一手好菜,他三不五时地就来咱家待着。你怎么说来着,拱没拱你的白菜不重要,反正人家养了快三十年的猪肯定是丢了。

婚礼在仲夏,我穿着婚纱挽着抖得好厉害的你,深呼吸三下后,你把我交给他,然后扯着嗓子喊,你要像保护自己眼珠子一样保护我女儿。这句话把在场的人都弄哭了,你却咬着牙紧绷着泪腺,特别傲娇。后来从摄影师给我的照片上看到,你独自转身下台,咧着嘴哭得像个孩子。平日你霸道、坚韧,云淡风轻的总带着笑,上次看到你这么难过的表情,是爷爷火化之前。

他是我交的第三个男朋友,算是完全在我标准之外的非典型帅哥,心里有童话,也有而立之年的睿智。倒是我前两个男友,让你费了不少心。第一次恋爱在大学,那时年少,是只顾少女心的“皮囊控”,以为眉眼精致、头发抓得立体有型就是好看;后来入了社会,寻求灵魂的共鸣,结果误以为嘴里含着蜜就是有趣的灵魂,最后无疾而终,落得两手空空的下场。也是这两段爱情,让我明白,靠近一个人,要慢一点,确信你能看清他;离开一个人,要快一点,不然真的会舍不得。跟他决定领证的前一晚,我们回家里吃饭,我不好意思直说,字里行间就扯来别人的故事给你暗示,我妈一听就懂,神助攻了整晚你都无动于衷。晚上等大家睡下了,你发来一条信息,说:婚后如果你们吵架了,你一定不要来找我诉苦,因为你一定会原谅他,但我不会。

ASMR在爱情这件事上,你一直都随我心意,因为你从小对我百般好,就是希望我不要被别人用一个小蛋糕就骗走。但你也明白,我不是那种好惹的女生。高中迷恋弹吉他,跟前桌的男生上课传纸条一起写一首曲子,被班主任逮住,勒令不听她课就出去。我摔了凳子,捡起吉他就跑了出去。来到教学楼下的花园,靠着天然的立体环绕音,弹那首只写了一半的曲子,只是那个男孩没敢下来,倒是学校把你请来了。你当着老师的面承认学音乐浪费时间,我回家跟你大闹一场,说你两面三刀,不尊重我。小的时候,你鼓励我学钢琴、学音乐,在练音阶段练到崩溃,你搬个小凳坐在我身边,厉声道:好不容易找到自己的爱好,如果没有成果,哭着也要坚持。我死死抵住门,你在门口好认真地跟我道歉,你说有些事只有我长大才能明白,成人世界的谎言有时没有恶意,只是生存手段而已,你也是第一次当爸爸,可能未来还会做很多不好的示范。

这句话跟后来看的《请回答1988》里,德善的爸爸对她说的一样:“爸爸我也不是一生下来就是爸爸,也是头一次当爸爸,所以,我女儿稍微体谅一下。”每次看到这一段我就忍不住泪目,怀过两次孕后,体会更是不同。

打从我记事起,你就对美食特别讲究,你那时刚从老家到城市,为了工作没日没夜地应酬,但不论你带着醉意回来多晚,都会给我带好吃的,卤鸡脚、豌杂面、桂林米粉、烧烤……被我称为“爸爸的深夜食堂”。你为这个家很拼命,我却没有很争气,拿着数学20分、语文55分的期末成绩单,伸出小手准备讨打,你摸着嘴角的胡楂,好认真地分析道,看来你今后适合读文科。

你是个跟别人不一样的爸爸。

这要归结于生我之前,你那一段堪比电影的冒险青春。在那个年代,读本地职高的人居多,你却独自一人离家去读航海专业。毕业后分配到远洋公司成了海员,游走在世界版图之间。你跟我妈是在威尼斯认识的,水城的道路没那么人性化,街头巷尾时常遇上死胡同,看似虽小,但方向感不强的人走进去就容易迷路。你跟我妈同时迷路在岸边,两人一见如故,当晚你邀请她去船上小聚,加上几个船员起哄,年轻的荷尔蒙作祟,互看对方几眼,一桩喜事就成了。

我妈生下我没几天你就又启程了,这次的你身份不同,于是一切都变得格外谨慎,在曼谷的市集买个水果要洗干净再吃,出海后天气稍有转变就死死盯着预报和雷达,结果验证了墨菲定律。离开法国那天,你们开着一艘新船回国,遇上妖风,船无法靠岸,差点丧命。

回来你就决定辞职,放弃自己伟大的航海事业。看过星辰大海、森林湖泊,PPOMO外面的世界也许美,可随着时间流逝,都会变成回忆飞走。于是你甘愿回归家庭,徘徊于厨房和婴儿床,体会普通人的爱。

回忆到这里,已经够感动了。爸,你已经在能力范围内给了我们最好的,或许你失去了世界,却成为了我最好的父亲。

你还记得我小的时候,问你我是怎么来的吗?你说,我和一群小朋友赛跑,跑赢了。生命或许就是一场从无到有,从有到无的轮回吧。要告诉你一件事,有一位小朋友,被外面的叔叔阿姨们直接挑选出来,说:你不用跑了,因为你是幸运的,有一位特别好的外公,已经在家里等你。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