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MR强烈的冰雪耳垢清洁

 

视频截图

 ASMR强烈的冰雪耳垢清洁ASMR强烈的冰雪耳垢清洁ASMR强烈的冰雪耳垢清洁ASMR强烈的冰雪耳垢清洁

睡前小故事

如果要给人类史上最胆小的人颁奖,那你绝对实至名归。幼儿园里十个馄饨被别人抢了一半,你宁可饿着肚子也不说;上小学被同学用水笔画满一脸,你回去骗家人,说是大冒险的惩罚。再大一点被高年级的同学讹钱,你安慰自己,破财消灾。小小年纪,你懂什么是灾吗?大学争奖学金名额,眼睁睁看着比你不行的人走了后门,你把世界拱手相让,甘愿在这样的不公平里做个幕后的当事人。

你从小到大都是这样,永远合理化自己所有的遭遇,不只是因为畏惧,我太了解你了,你就是懒,懒得争取,懒得对这个世界说“不”。

你不是那种美得特别明显的女生,反射弧永远比别人慢一个季节,现在还在穿早已不流行的森女服,留着毫无层次可言的妹妹头,妆容简单,十年如一日的老三样,粉底眉笔和腮红。你要知道可以涂在嘴巴上的不仅只有曼秀雷敦,还有小红管、“斩男色”。好在你底子好,气质无公害,适合草食男。

毕业后,你在一家文化公司做文案,一做就是七年,薪水微薄,没有野心,唯一的向往,就是生活有伴,在合适的年纪结婚生育。翻开你平庸的爱情履历,交过两个男朋友,一个比你还素,一个吃饭吧唧嘴。当然我承认,过去对你抱有想象,后来发现,这个世界上的大部分女生,都是你这样的。

找个差不多的工作受着,到个差不多的体重再减,遇个差不多的人爱上,过个差不多的一生就够。但我不想跟你们一样,这个世界欺负我,可以;欺负你,请不要连累我。

你的部门经理是一个留着长发的男人,说话歪嘴,鼻头总挂着油,时不时推一下黑框眼镜。结婚五年,儿女双全,但中年油腻,爱贪小便宜,储着糖衣炮弹,会把你们的方案填上自己的名字向老板邀功,逢年过节发的食用油和抽纸,他都会派人多运两箱回家。

那天,经理带着你们部门庆功,猛灌自己五瓶喜力,唱了没几首歌就醉了。到了后半夜大家如鸟兽散,只有你被他拉着,讲了很多掏心窝子的话,他把手搭在你肩上,一边灌职场鸡汤,一边撩拨你的头发。你极度不愿意,想反抗,他用身子把你压在沙发背上,眼神迷离,满嘴腥臭,说,你帮帮我吧。

说着把手伸进你的衣服抚摸你的胸。

你用了最大的力气推开他,冲出包间就吐了,你捂着胸口上了出租车,在车上哭成泪人,司机大哥问你怎么了,你止不住抽泣,没事,工作失意。

你知道自己遭受了多么巨大的屈辱,却仍然习惯合理化这一切,你告诉自己,领导喝醉了,等明天上班,一切就能恢复正常。第二天,他面不改色地来到办公室,看似风平浪静,你却收到他发来的信息,你的内裤是什么颜色的。

你当即请了病假,一路看起来平静,等车的时候买了杯美式,在车上戴上耳机听歌,到家第一件事是洗澡,你用力搓自己的胸,抱着身子蹲在淋浴房里默不作声,眼泪不流,也不会歇斯底里。你其实崩溃到极致,还在犹豫要不要把真相悉数道来。

我在旁边看着都心疼。你知道吗,男人只有在一种情况下,才有伤害你的权利,就是你爱他,否则都是滥用职权的耍流氓。“把你当妹妹”“我是为你好”这种鬼话听听就得了,工作可以再换,伤害烙下就是印子。维基百科都解释了,只要带有性暗示的言语或动作,引发你的不悦感,就可称为性骚扰。

有多少女性在职场中收到过不雅的信息,被语言挑衅,身体被不同程度地侵犯。拥挤的地铁、公交车上,多少人被身后的变态侮辱过,但除了瞪他,更多人选择默默离开。

怕什么呢?你明明很想吃完所有的馄饨,为什么不抢回来,那些水笔画在脸上真的很疼,为什么不喊出来,你就不能在被打得鼻青脸肿前,对那些人说一句,那是我的钱吗。成人世界的规则,解释是多余,沉默才是回答,没有情绪才能全身而退。但这不代表要对所有恶意心软。你误以为伤害让你成长,还用过来人的身份感谢那些痛苦,是他们让你成为更好的自己。你错了,支撑你走到今天的,是在乎你的人,在乎你的温饱,情感落脚,在乎你会不会受伤,少一根头发丝都不行。你对他们不公平。

承认自己所受的伤害,并且为之寻找解决办法,是对自我的忠诚。

想象有一天,你战战兢兢地上班,挂着笑容粉饰太平,在消防楼梯间,看见哭得伤心的同事。你问她怎么了,她三缄其口,但只要你亮出伤疤,她一定会抱住你,泣不成声道:我也受过同样的恶意。

因为迫不得已的纵容,才让淫欲有恃无恐,你或许无法惩罚坏人,但你可以让世人分辨他们。好人往往心软,遇事容易挣扎,他们被社会的阴暗面裹挟,不得已向各种潜规则低头。但在人性和良知面前,他们会不顾壁垒森严的金钱权势,勇敢地站在对立面,坚持他们认为对的东西,那是初心。小时候我们果敢,不顾一切,成长让我们平和,过分理性,一路走,一路失去,我们可以失去很多东西,但有两种东西到死都要守着,一个是善良,一个是勇气。

这二十多年来,在选择反击还是逃避的时候,你放弃了我,在明明往前一步就能更好的时候,你放弃了我,但在受到侮辱的时候,请你别放弃我。因为每个女孩,都必须带着无畏与坚强,才值得被这个世界用心对待,她们是小王子守候的玫瑰,是续写《钗头凤》的唐婉,是冰河世纪里那一枚傲娇的坚果。好姑娘,不可辜负,但别先负了自己。

不说改变世界这样的大话了,愿今日种种,是过去与未来的分界,一边是怯,一边是勇,谁欺负你,我们用力还他一个耳光。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