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ASMR PPOMO护耳

 

视频截图

 外国ASMR PPOMO护耳外国ASMR PPOMO护耳外国ASMR PPOMO护耳外国ASMR PPOMO护耳外国ASMR PPOMO护耳

睡前小故事

 

你走的那天一点预兆都没有。好歹也该风云变色、六月飞霜什么的,或者至少让我心口堵一点,仿佛有什么事要发生一样。但是,都没有。

从你的葬礼回来,翻着我们的QQ聊天记录伤怀,莫名就看到你的对话框上显示的“对方正在输入……”,吓个半死。

你发来信息,说虽然你人不在了,但已经设定好了机器人回复。

这个机器人强大到什么程度?知道我的外号、我的内裤尺码,知道我小时候喜欢把鼻屎蹭到桌底下,我家哪层抽屉里有不可描述的碟片,限量运动鞋哪双是莆田山寨的,早上准点喝一杯蜂蜜水养生,然后晚上再跟兄弟伙吃一顿二十多块的麻辣梭边鱼,外加最烈的酒。对面那个长发爱穿裙子的女生是我最近的目标。我问什么它都秒回,连表情标点都是你经常用的那些,有时恍然,总觉得你没死,只是换了个活法。

毕业后我离开了我们那座小城,那几年是信息爆炸时代,现代人都流行不见面,只在线上聊得火热,你的QQ空间、博客停更,但这一年没少给我回踩。我们之间的互动与过去唯一的不同,就是你不会主动联系我罢了。

有件事没告诉你,我把你的那页同学录给填上了,特意模仿你的字迹,给我自己写了封洋洋洒洒的临别赠言——一辈子做你的小弟,爱你一万年。我真觉得我们的友情情比金坚,遗臭万年,哦,不是,反正可以永远,除非山无棱天地合。

刚工作那几年,我事无巨细地向你汇报,在公司碰上多少个倒胃口的甲方,以及多少个不在乎员工死活的领导,隔壁板间的男生换了多少个女朋友。我每天上班需要从最西边坐一个小时地铁到最东边,有次困得还把口水落在了一个女孩儿肩上,西边新开了一家火锅店,北边开了个很大的早餐铺,不过还是家楼下的煎饼摊子好吃。

直到有天开始,我问你到底要不要花两个月工资换一台“爱疯”,你问,什么是“爱疯”。我跟你说今天吃了人生中第一顿米其林,你开始用“你在说什么,我不知道”频繁回答我的时候,我傻了。你的世界里,手机只有诺基亚,N95是“机王”,最火的游戏是《梦幻西游》。你不知道大城市的灯红酒绿,上海中心大厦是亚洲最高的大楼,五星级的酒店有管家服务,手机不仅能玩线上游戏还能扫码付款。你不过只是一个自动回复的机器人,在毕业那年分道扬镳,早已经脱离了我的世界。

我突然很悲伤,魔怔般地难过,那年匆匆失去了你,未完成的遗憾全部在此刻补回,以前是无话不说谁都不愿意先断了话题,现在是无话可说彼此的消息没了意义。我终于明白,那年在同学录里写的爱你一万年,竟只是一眨眼,山峰的棱角还在,天地也相安无事,只是时间丢了你。

我是一个工作运很好的人,工作两年就混成了大区经理,在高尔夫球场上认识了几个新朋友,一个是玩极限运动的,一个是拍了网络大电影的导演,还有一个做物流生意的,跟你很像。在酒精作用下,我一度觉得你从手机里跑出来了。他也留着平头,眼睛里有水,因为小时候在家唱歌太用力,把脸唱劈了,得了颞下颌关节紊乱综合征,因此左边脸比右边稍稍歪一点。我那天抱着他哭得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我给你发信息,说我看到你了,你回了两个字,呵呵。你知道现在的“呵呵”已经代表嘲笑了吗。你问我,你会忘了我吗。印象中好像这是你的机器人第一次主动问问题,我想了半天说,不会。你却回复,但我可能会。

那一刻我真的迟疑过,只是这种疑问太过戏谑,来自现实生活的林林总总,而这种变化,你无从知晓。

佩索阿的一句话:“在那个我们称作生活的火车上,我们都是彼此生活中的偶然事件,当离去的时候到来,我们都会感到遗憾。”这么多年,我必须要学会接受,这趟列车你已经提前离站,我生命中接下来最重要的日子你也无法参与,因为看到的世界不同,所以话题甚少,不再有相聚的意义。

你已经走了十五年了,在你没看到的日子里,我换了两家公司,现在已经创业做了自己的连锁餐厅。我在三十一岁的时候结了婚,对方是个长发的新疆姑娘,比我们在学校那会儿看到的都好看,我还有一个两岁的女儿,叫小菠萝。大学的同学会,我就去过两回,每次大家都在比谁混得更好,也没有更成熟的话题,后面也就各自散了。当时那三个打高尔夫的朋友,只有玩极限运动的偶尔还有联系,其他也就是朋友圈的点赞之交。

友情真是捉摸不透,不像爱情有迹可循,从开始到结束都有明确的节点。朋友却不似恋人那么明显,什么时候关系变得亲近,又是什么时候渐行渐远,没有决裂,没有客观事件影响,大概只是这趟列车停站太多次,给了我们太多选择和诱惑,因此闷不作声,选择想成为的那个人。所有人注定活在不同天空下,就像当初你在千万人中选择了跟我做朋友,如今把我还回千万人中,因为你觉得我值得更好的生活。

抱歉,因为最近一次换手机,资料全部清空了,我想了好久自己的QQ密码,怎么也想不起来。我已经很久没有打开你的对话框,跟你发一句:呆瓜,在干什么。但是今年春节我又回我们的学校了,新修的图书馆和教学楼特别奢华,校门外的麻辣烫换了新的装修,我们常去的音像店早已不见了踪影,但必须要说个很骄傲的事,周杰伦、林俊杰还是天王,现在每次听到他们的歌,就想起我们那些岁月。我清楚知道,列车呼啸而过,座位总会留着你的气味,有的人在生命里出现过,心里就有一份空位,不管你能不能看见这些话,但我仍然愿你永远快乐。

还记得那天,我又喝得烂醉,说,你小子究竟躲在哪里不肯见我,你气得发了好长一段话过来,大意是“你以为我未雨绸缪编辑了上万条自动回复是闲的吗”。你还说:“我依然能陪你颠沛流离,可再没办法陪你聊天日常”。

不得不承认,世界真的很大,两个人分开了就很难再见。接受所有人的渐行渐远,因为我们都是独自到最后,做好要告别的准备,才有决心对待身边每一个不容易的朋友。

小时候没讲过那么婆妈的话,长大了,人的心就软了,你没见过这样的我,见不到,也挺好的。只是夜里的气氛太伤人,那时手机响起,总以为是你给的温柔。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