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MR PPOMO镊子听起来很特别

 

视频截图

ASMR PPOMO镊子听起来很特别ASMR PPOMO镊子听起来很特别ASMR PPOMO镊子听起来很特别ASMR PPOMO镊子听起来很特别
 

睡前小故事

“我的英语也说得不好,唯一值得骄傲的就是博多方言了。”三谷突然把话题转到了自己身上,洋子也就不好再深入地讲自己与父亲间的往事了。

“您是福冈人吗?”

“是的,土生土长的福冈人。”

“九州女子的倔强,深有体会啊!”莳野不失时机地调侃。

洋子接过三谷的话:“我的母亲是长崎人。”

“您的母亲也是九州的啊?”三谷惊诧得提高了嗓门,声音之大,引得坐在桌子两头的人都不由侧头。

“是的。小的时候,每逢假期,我经常回姥姥家,暑假还经常到长崎的海边游泳。”

“顿时觉得好有亲近感,哈哈,大家都是日本人。”

“我也觉得自己像日本人,大家也都这么说。父亲那一支比较复杂,比起克罗地亚人,他们更认为自己是南斯拉夫人,上溯好几代的话,还有奥地利的血统。相比之下,母亲这一支就简单明了多了。小的时候,我学姥姥说话,自然地学会了长崎方言。因为有这层关系,我很喜欢日本的方言,以至于无论听到日本哪里的方言,都觉得亲切。女孩子说博多方言的话,特别有魅力,非常可爱,和长崎方言比较相近。”

“是吧!我也这么觉得。莳野,你看人洋子小姐也是这么说!话说回来,洋子小姐,您现在还会回长崎去看望姥姥吗?”

“姥姥前年去世了。”

“啊,对不起。”

“没事,姥姥去世的时候九十岁了,也算是寿尽天年。因为她年纪大了,长期生活在欧洲的母亲也不得不回国定居,差不多是十年前。不过姥姥的身体一直还可以,母亲倒也不用太费心照顾。她去世也不是因为生病,而是不小心摔倒所致。”

“太不幸了,现在的老人都挺健康的,就是怕摔。”

“确实。因为我完全没有见过爷爷奶奶,所以打小就和姥姥亲。姥姥在院子里摔倒的时候,非常不巧,头部撞到了地面上的大石头。小时候,我经常和表姐妹一起围着那块大石头过家家,在上面摆上南天竹红色的果实和绿色的叶子。想不到,正是那块石头,最后竟然要了姥姥的命。”

PPOMO三谷一边给洋子盛刚端上来的西班牙海鲜饭,一边安慰说:“毕竟是九十岁的高龄了,无论在哪里摔倒,后果都不轻。您也不要太自责,一切都是天意。”

“可事情偏偏那么巧,姥姥正好就摔倒在我小时候玩过家家的大石头上。”洋子接过三谷递过来的海鲜饭,郑重地说道。

三谷略有些窘迫:“话是这么说……早知道这样,你们当然会做好预防工作,说到底还是天意啊。那块大石头的位置,是不是比较刁钻,容易发生危险啊?”

“您没有理解我的意思,我小时候竟然在日后夺走姥姥生命的那块大石头上天真无邪地玩过家家,我想说的只是这件事情本身。”

“照您这么说,对老人而言,这个世界岂不满是危险?我还是觉得您不必太自责。”

“我不是在自责,根本无从自责,不是这样的……”

洋子觉得自己词不达意,犹豫着是否应该用更简单的方式进一步解释。桌子另外半边的一群人,没怎么吃刚才端上来的西班牙海鲜饭,却一直在讨论东京哪家意大利餐馆最好。洋子稍微瞥了一眼他们,似乎在示意,接下来的话题是不是应该向他们靠拢。

PPOMO莳野先给三谷和洋子斟上红葡萄酒,然后给自己也加满,慢条斯理地朝着三谷说:“洋子小姐强调的应该是记忆吧。”

两个女人的目光顿时汇聚到莳野身上。

“洋子小姐的姥姥,摔倒在院子里的大石头上去世了。因此,那块大石头再也不是童年记忆里的那块大石头了。在她心里,两块大石头始终无法分开,这样一来,每当想到那块童年的大石头就势必会联想到自己姥姥的死,所以回忆也变得痛苦。”

莳野一改刚才的轻佻与风趣,安静地说道。洋子的内心顿时生出一股他乡遇故知的喜悦,发亮的眼睛一直紧紧地揳在莳野身上。

三谷没有领会其中的深意,反而更混乱了:“可是,孩提时代的记忆毕竟与姥姥的过世无关,那个时候的大石头仅仅只是块大石头,小孩子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自然地在那里玩过家家而已。难道不是这样吗?”

“确实是这样。但是有了姥姥的不幸之后再去回想,难道心里不会五味杂陈吗?”

“嗯?还是不明白。洋子小姐,是这样的吗?”

“莳野先生的话,一针见血,让我豁然开朗。”

莳野稍微看了一眼洋子,又把头低了下去。

三谷依旧不得要领:“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不好意思,你们的感受,我完全不能理解。”

“其实也没什么,小事一桩。应该道歉的是我,提了一个奇怪的话题。”

ASMR无人声洋子终于发觉三谷喝醉了,正欲结束这个无休止的话题,莳野却仍然不依不饶。

“不,一点都不奇怪,音乐也是一样的。同一首曲子,从头听到尾,再回过头来看的时候,展现在你面前的是什么样的风景?贝多芬的日记里,有一句奇文是这样的:于夕阳黄昏之际目送一切。不知道德语原文是不是这么说的,洋子小姐精通德文,一定知道原文的具体含义,我班门弄斧,谈一谈自己的看法。听完整个乐章再回过头来看的时候,我们终于意识到,啊,这个主题下还隐藏着这样的含义啊。如此一来,我们对音乐主题的理解就超越了刚听到的时候。打个比方,没有看到整朵花的时候观察到的花蕾,与看到整朵花之后观察到的花蕾,虽然是同一个花蕾,但在我们的脑海里,它的形象已经发生变化了。因此,音乐不仅仅是面向未来直线前进,同时也在朝着过去不断回溯。如果不能体会到这一点,就很难感受到赋格音乐的形式美。”

莳野稍做停顿,又说:“人们总是认为,能改变的只有未来。殊不知,未来一直在改变过去。可以说是未来改变了过去,也可以说是过去自然而然地变成了未来,过去其实就是这么敏感、易变。”

洋子用手按住飘下来的乌黑长发,听得极为入神,并不住地点头表示赞许:“我们所处的现在这个瞬间也不例外,如果从未来回望,肯定会有人生如梦的感触……以后的某一天,我们到底会怎么回望今晚呢?难得大家这么高兴,希望以后再次想起的时候,也是愉悦的。”

洋子的一番感慨,莳野没有接话,只是表现出赞同的表情。这个人与自己完美契合,莳野感受到一种纯粹的喜悦,喜悦幻化成陶醉,在心底悄悄地舒展。在他的人生当中,这般默契并不多见。

三谷还是无法产生共鸣,只好借着越来越重的醉意,从三个人的交谈当中抽身出来,加入其他的交谈群体中。

莳野与洋子一对一,一直聊到餐馆打烊的深夜两点半。

洋子看了看桌上的烛光,又把话锋转回到最初的话题:“刚才您说在新干线上认错了人,后来还是道歉了吧?”

莳野睁大了眼睛,再一次感受到了今晚无数次感受到的内心愉悦,笑着说道:“在那种情况下,当然要给人家赔不是。不过说自己生气,才能把大家逗乐啊。”

“我猜也是。”

“您是怎么知道的?”

“我也不知道怎么就察觉到了,总之感觉应该是那样。”洋子笑着答道。

莳野也面带笑容,低下头犹豫了一会儿,又抬起头来:“其实还有一件我没有讲的事,洋子小姐肯定也注意到了吧?”

洋子微微歪着头:“什么事?”

今晚演奏的失误——莳野差点脱口而出,不过到嘴边的话还是咽了下去。今晚,本应该是寂寞失落的一晚,是难以度过的一晚,但洋子的出现,改变了一切。躲在休息室的时候,他完全没有想过今晚会过得如此舒心、平静。那么,现在又何必去破坏这美好的氛围?

他随即改变主意,遮遮掩掩地一笔带过:“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算了,就当我没说。”

“嗯?怎么回事?”

“也没什么,不足挂齿,不足挂齿。”

洋子似有所察,不过并不点破,表情上仍做不解之状。

时间越来越晚,两个人都看了几次手表,但心里想着就这样待一会儿、再待一会儿,只是故作镇定。终于,有人提出时间差不多了。三谷已经靠在椅子上睡着了。

“她是经纪人,一直忙里忙外,今晚估计累得不轻。也不知道我说的一些话,是不是让她不高兴了。”洋子像长者一般,关心地说道。

“没事的,她是个女强人,办事极其认真负责,我的演出亏得有她助阵。”

莳野和洋子相约今后要继续保持联系,然后随大家一同走出了店门。莳野先把洋子送上了车,隔着车窗,默默地凝视着洋子与司机说话时的侧脸。

正是这位索里奇导演之女,二十年来一直记着自己十八岁那年的演奏。

事后,他们各自都在设想,那晚是不是也可以就势一起迎接黎明?诚然,这种想法在当时极不现实,不过考虑到他们此后的关系,初次见面的漫长一夜的确意义非凡,尔后亦屡屡为两人回忆咀嚼。

分别之际依依不舍的对视,作为“敏感而易变”的回忆,留在了各自的心中。在不断向前的人生旅程中,但凡回首,总能看见这份记忆散发出寂静而孤独的光芒,光芒闪烁的背后充斥的却是宽广无垠的忘却!未来的人生道路之中,他们于感情跌宕之际,总会不约而同地回归今晚的夜阴,审视那抹寂静而孤独的光芒。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