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OMO摇篮曲你的名字

 

视频截图

PPOMO摇篮曲你的名字PPOMO摇篮曲你的名字PPOMO摇篮曲你的名字PPOMO摇篮曲你的名字
 

睡前小故事

新年过后,二月寒冷的一天。

莳野在三谷的陪同下,与是永在东京涩谷车站附近的一家咖啡馆长谈了两个小时。

去年年底以来,莳野一直忙着给自己的新作《美好世界——美丽的美国歌谣》编曲、录制。他的宗旨是“用大家不熟悉的古典吉他旋律演奏出耳熟能详的名曲”。依据这个方针,他先后录制完成了四个曲目,包括西蒙和加芬克尔的《恶水上的大桥》(Bridge over Troubled Water)以及史提夫·汪达的《内在视觉》(Innervisions),无一例外都深受唱片公司员工的好评,连平时不听古典吉他的其他部门员工也在追捧。

此时的莳野不但屡屡举办公演,还经常受邀参加广播电视节目,公众形象正逐步建立与完善。趁着这股劲头,唱片公司力求向市场推送更多的流行歌曲,经纪公司则希望开拓莳野尚未涉足的北美市场,两者一拍即合,经莳野本人同意后达成合作意向。选择曲目之时,莳野挑的是西蒙和加芬克尔组合以及史提夫·汪达这样的流行音乐歌手。这一点让是永着实有些意外,不过既然选择了史提夫·汪达,她认为就应该挑选更知名的曲目,因为唱片公司设定的受众年龄略微偏高。这一点与西洋乐部门同事的意见也相同。

本来一切推进得都很顺利,然而这天莳野突然撂挑子,给出的理由仅仅是他厌倦了。

两个小时的谈话中,是永不断地做思想工作,可莳野说什么都不愿意继续干下去。力图说服其回心转意的过程中,是永甚至透露,倘若商谈无果,唱片公司的对口负责人十有八九要换人。起身离店时,她一脸严肃,简单示意后就径自离开了。

莳野走出店门,仰头望了望阴暗的天空,忽地想起适才寒暄之际,是永提到今天可能会下雪。前段时间已经春意盎然了,今早突然回寒,老天爷似乎把不知道藏在哪里的冷空气库存给搬了出来。

肚子有点饿。正好三谷说要去涩谷的文化中心与奥查德音乐厅的相关人员洽谈工作,于是莳野决定与她一同前往,在那边的咖啡馆吃点东西。

风很冷,没走多久,身体就冻僵了。

涩谷站的高架桥下,大卡车呼啸而过。出租车为方便乘客下车,在不该停的地方突然停下,后面等得不耐烦的车辆毫不客气地鸣笛催促。一时间夹杂着6音级和1音级的低和弦音,径直钻进耳膜深处。莳野的脑子里反复回荡起罗贝塔·弗莱克唱《轻歌销魂》(Killing Me Softly with His Song)时,犹如哈士奇一般沙哑低沉而又天真无邪的嗓音。该曲在即将编完之际被他晾到了一边,至今仍未完成。

莳野是路痴,又想抄近道,结果随意拐了一个弯后,反而不知道走到哪儿了。停在闾巷小道的斑马线前等着车辆通过,他抬起头来正要看这附近是哪里,一旁冷不丁地冒出一个声音:“我越想越觉得奇怪。”突然回头一看,原来三谷一直紧跟在身后——他几乎都快把她给忘了。

“不好意思,我瞎带的路。”

“不是,我是说刚才的事。音乐家都已经说不愿意干了,为什么唱片公司还不理解?有其他更想做的事情,又有什么办法?”

莳野一时半会儿不知该如何回答,只是盯着她的眼睛,眼看后面的行人就要撞上,赶紧将她一把拉到大楼入口边的空地上。情急之下抓住的胳膊,透过外套依然柔软,令莳野稍感尴尬。

三谷的口气中,一点儿都没有阿谀奉承的意思。她几乎是神情严肃地表达了对是永的不满,犹如对一个不守规矩突然插队的陌生人那般不客气。

“这次说到底是我不对。说好了要干,半路又说不干,该生气的是对方。”

“但你是天才嘛,受到全世界粉丝热爱的艺术家,为什么要拿普通人的标准来束缚你呢?”

“别这么大声,怪不好意思的。”莳野适时地止住三谷,“要是真像你讲的那样,那我就什么都不愁了,实际上那是不可能的。我虽然有的时候夸夸其谈,本质上还是谦虚的。”

“我不同意你的观点。”

“人还是要讲点脸面,不能太放肆。我们俩谈这样的话题本来就有那么一点自吹自擂的意味。算了,天气也冷,我们还是赶紧走吧。”

PPOMO说完后,莳野紧了紧外套的领子,故意做抖瑟状,以示天气寒冷。而三谷还是一脸茫然,每每不能领会莳野意图之时,她总是这样。

“是永眼里从来就只有自己,根本没有别人。一直以来我都有这种感觉。”

“嗯?你们俩不是一直关系不错吗?退一步说,即使真像你说的那样,也无可厚非,每个人多多少少都这样。”

“我觉得你就不一样,你思考的永远都是怎么创作出新的优秀的作品。”

莳野没有立即回答,稍事停顿后说:“你能这么想,我很高兴。不过说到底我还是为了自己。”

“不是这样的。”

“我不是在批评你,我只是说事实就是那样。”

“不对,不对。我作为粉丝,只想倾听你的好作品,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你的创作也是为了我。因此你每天思考的,其实是怎么满足众多粉丝的需求。就像现在一样,你在耐心听取我的意见。”

看到三谷不屈不挠的样子,莳野有些尴尬,就怕她又哭出来。过去的一年里,他自觉已经能够承受三谷有些奇特的反应,然而此次还是有些招架不住。匆匆路过的行人,都是一副看小情侣吵架的表情。

三谷的话虽然没有什么问题,但是身为经纪人,对莳野的情感如此纤细敏感,今后恐生事端。

莳野有些纳闷,心里暗自琢磨对方到底在想些什么。不过话说回来,三谷的率真确实让他感动。搞不清楚三谷的本意,归根结底或许还是因为对她不够了解吧,不管怎样,至少要体谅她的一片苦心。

“我明白你的好意,也非常感动,不过说到底都是商业行为。另外提醒一下,这样的话本不该从我嘴里说出来,因为你才是经纪人。”

PPOMO听到莳野郑重的事务性的口吻,三谷稍微回归了理性,同时感觉自尊心受到了挑战。

“当然,我非常清楚地知道,我的工作就是营造一个良好的环境让你能够顺利地创作。我不是艺术家,不会不知天高地厚地去自我陶醉。我对自己的工作充分负责。”

“你能这么想就最好了。我们考虑问题要现实一点,因为我搞不定的事都全权委托给你——给你们公司了。”

“对,确实是这样。棘手的杂事,包在我们身上,你只要一门心思搞好音乐创作就行。如果这次你不出唱片,不去巡回公演,我们也很头疼,这意味着我们必须一个个去取消预约好的演出场地。这个损失可不是是永那边可以想象的。老实说,这次你的率性而为到底对不对,我心里也没底,不过我还是相信你。”

莳野似乎有什么要讲却又找不到合适的表达方式,只好点头作罢。咬着唇走出数步,三谷又在身后呼唤,被对方搅得心烦意乱的莳野有些不耐烦了:“又怎么了?”

“是去涩谷的文化中心吧?”

“明知故问!”

“方向错了,这边。”

莳野转过身来,朝着三谷手指的方向惊诧地看去,再回首看看原本要走的路,又想到内心莫名的纷乱,更觉得羞愧难当。他甚至不好意思正眼看三谷一下,只是兀自快速向前迈开了脚步。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