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OMO满意的花香泡沫

 

视频截图

PPOMO满意的花香泡沫PPOMO满意的花香泡沫PPOMO满意的花香泡沫PPOMO满意的花香泡沫
 

睡前小故事

 

二月二十日下午,洋子采访了在马尔基娜酒店举行会谈的伊拉克地方酋长。该酒店系各国媒体及外交使节下榻的场所,伊拉克新政府的高官也时常光临,底格里斯河西岸美军管辖的国际区又近在咫尺,通常来说很安全。

在一楼大堂的采访结束后,洋子起身回七楼的办公室。此时进入大堂的三名男子引起了她的注意。

电梯里除了洋子没有别人。电梯门刚要合上之时,她瞥到适才进入大堂的其中一名男子环顾四周,好像在侦察什么似的。不过,也有可能是自己想多了。

电梯刚要升到七楼,一阵爆炸的冲击过后,电梯停了。在剧烈的摇晃中,洋子迅速紧紧倚靠住电梯内壁,以免摔伤。一片死寂过后,从脚下的深渊传来阵阵哀号、尖叫,整栋大楼陷入了一阵骚乱之中。警报声中夹杂着各国语言,几乎都是在说:“快逃!快逃!”

洋子很快明白过来,这是恐怖袭击。她努力想知道外面发生的一切,然而听到的只是混乱中人们的只言片语以及从疏散楼梯传来的逃生的脚步声。她甚至怀疑是不是武装分子企图攻占整个酒店,前一阵子这里才刚刚举行了一场防范武装分子进攻酒店的预演。运气不好的话极有可能会被武装分子劫持吧。想到这里,爆炸后的惊慌瞬间转化为焦虑与恐惧,她一边思考逃生通道的路线,一边给菲利普打电话。

“没事吧?洋子,没事吧?”

菲利普说这次是自杀式爆炸恐怖袭击,后续的恐怖分子没有掩杀过来。听了对方的安慰之后,洋子刚刚稍微宽心,突然电话中断,之后再也打不通了。

洋子坐在电梯的里角,倚靠着两边的电梯内壁。她两手遮面,双眸紧闭,不由逃到了另一边黑暗的世界中去,仿佛只有这样,才能稍稍地稳住自己。

她的内心在不断地祈祷。因为平时没有宗教信仰,此时浮现在脑海中的只有父亲与母亲,她不停地向父母呼救,同时也向不知名的位于更高位置的某种神秘力量求救。

好不容易安全离开,为什么又要回到伊拉克这个是非之地?洋子问自己。过去的记忆一股脑儿地涌现出来,自己也搞不清楚到底是为了什么。混乱之中,在东京与莳野的谈话一闪而过。

人们总是认为,能改变的只有未来。殊不知,未来一直在改变过去。可以说是未来改变了过去,也可以说是过去自然而然地变成了未来,过去其实就是这么敏感、易变。

这句话放到现在这个场景,顿时显得残酷异常。自己再也见不到莳野了。想到这里,那晚的美好时光越发令人怀念与憧憬。

洋子取出采访用的记事本,开始记录目前的状况。为了让自己尽快安定下来,她选择用日语书写。写着写着,又总是不由回到刚才的疑问当中,为什么要回到伊拉克来?这个行为,一开始完全是基于自身的意志,但倘若结局是个悲剧,那自己应该是被冥冥之中更加必然的某种命运拉拽过来的吧。

未来,令人生惧。电梯门打开的那一刻,等待她的是菲利普,还是武装分子?不到最后一刻,谁也猜不到。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