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OMO嘴管的声音

 

视频截图

PPOMO嘴管的声音PPOMO嘴管的声音PPOMO嘴管的声音PPOMO嘴管的声音
 

睡前小故事

 

洋子说着自己的身体吃不消,却在剩下的两周时间里,除了每天雷打不动的新闻报导外,还完成了三个专栏报导的新闻稿。菲利普着实有些惊异。

她尤其关心的是伊拉克政府的武器管理问题。伊拉克自海湾战争以来的二十年间,高度军事化,除了政府军,一般老百姓因征兵及民兵动员政策,也都熟悉武器操作。此外,大量的轻型火器流落民间。二〇〇三年五月,政府军与警察机构解散后,携带武器装备的四十万原政府军士兵丧失了生活来源,四百二十万的储备武器流入民间,导致治安急速恶化。洋子详细论证这一问题的时候,列举了南斯拉夫解体时的状况。在种族清洗的大背景下,当地武器走私泛滥,加之为防御苏联军事进攻,南斯拉夫政府实行全民皆兵使得各地成立了大量保安队,因此城市内到处都储备着常规武器。

这个专栏报道,最后在法国本土也引起了不小的反响。

一直到回巴黎前三天的深夜,洋子才把手头上所有的工作处理完毕。她暂时停下收拾行李的步伐,端着一杯咖啡走到阳台边上。

纵观几十年的人生,可以说,巴格达的夜晚是她遇见的最完美的寂静。

宵禁的时间已经提前到晚上七点。七点钟以后,大街上完全看不到人影,连汽车通过的声音都没有。因为是热带沙漠气候,这里亦没有夜间的虫鸣,只听见大风裹着黄沙肆意飞掠,偶尔从远处传来警车的鸣笛声。

有时,百无聊赖的外国记者会聚在一起开派对,喧闹之声不时传来。今晚也未曾听到。

恐怕在今后的人生中,再也不会如今晚这般全身心地沉浸在夜幕的寂静中了吧。这份寂静,也必将沉淀于自己的内心,进入到今后的日常生活中。

每当夜幕降临时,她总会想起黑暗覆盖下几乎化作废墟的城市。而在几个小时之后,它又会在朝阳的映射下出现。静默得令人窒息的黑暗深处,为暴力所劫持的人们依旧只能安安静静地营生。

倏忽间,洋子想起了与理查德的视频谈话。

当洋子告诉他此次伊拉克采访将是最后一次时,理查德高兴地从座椅上跳了起来,在一段时间内,视频画面上只能看到他雀跃的腰部。而后,他笑着提出了抗议:为什么没有早一点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我?

“我们提前结婚吧!蜜月就是最好的心理康复。我发给你的坎昆别墅的照片,看了吗?我朋友说可以随便住。加勒比海众多的度假胜地中,坎昆绝对是最棒的。晴空,碧海,平稳的波浪声!一定会治愈你那饱受沙漠与战争摧残的心灵。如果日光浴不过瘾,我们就回屋,我来拥抱你,我来温暖你。相信很快我们就会有孩子。啊!我们的孩子,想想都美得不行,太幸福了。我在这边每天都在担惊受怕,都要发狂了。现在就想抱着你,真恨不得跳出视频画面马上到你那边去。不,应该说把你拽到我这边的文明世界里来。”

“亲爱的,照片我还没来得及看。”

“还没看吗?……我错了,一下太高兴,有点不着边际了。我太希望你能恢复到以前的样子了。”

“我明白,也很感动。”

理查德有些憋屈,继续说:“我一直都最大限度地理解你,尊重你,但是有一件事希望你听我一句。你对自己太严苛了,无论是谁,都会觉得你已经十二分地尽到了本分。试想,你的同事会仅仅因为你没有去过伊拉克,就怀疑你作为一名新闻记者的资质吗?不,他们绝对不会。因为对新闻记者而言,那并不是必要条件。即便如此,你还是只身去了伊拉克,而且一直在思考自己在某些方面是否还可以做得更好。你不是高估了自己的能力,而是高估了人类能力的极限。说到底,人类作为一种生物,也只是在两条腿能够走到的范围内不断进化。而如今,地球整体同步联动,这种状况早已超越了任何一个个体所能达到的极限潜力。为了能够活下去,我们只能选择生活在最适宜的环境中。只有在这样的环境中,我们才能够祈祷幸福。难道不是这样吗?你并没有无视世界的不幸,相反,你主动地投身到了其中。这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做到的。但每个人的能力毕竟有限,接下来的事拜托其他人就行了。……”

洋子回到卧室躺了下来,开始思考自己为什么来到巴格达。

美军进攻伊拉克后,通讯社内请愿前往巴格达的人,出乎意料地多,以至不得不进行筛选。之后,包括RFP通讯社在内的多家外国媒体派往当地的记者相继遇难,即使能够安全回国的也都面临严重的心灵创伤后遗症。自然而然地,志愿过去的人就少了。

好不容易轮到洋子的时候,已经是二〇〇五年。

她圆满完成了任务回到法国,受到通讯社内上下一致的好评,然而仅仅一年之后,又递交了第二次的申请。同事们都非常惊讶,一方面是敬重她的勇气,另一方面又在暗地里嘲讽她的固执鲁莽。

彼时,萨达姆政权已经瓦解,伊拉克通过制宪议会选举产生了以贾法里(2)为首的过渡政府。洋子第一次赴任之时,正好赶上了新宪法的全民公投。尔后,伊拉克再次举行了议会选举,二〇〇六年五月,马利基(3)政权诞生。

然而,她实际看到的,又是什么?

小布什政府一再强调伊拉克的重建,而现实恰恰与之相反,战争在不断升级,谁都看不到伊拉克的未来在哪里。洋子在巴格达屡屡听到的,是“uncontrollable(失控)”这个单词。

在这种严峻的态势下,舆论界普遍认为扩充驻伊美军即可改善形势,而且,过去两周内平民的死亡人数确实降低了。然而,洋子报道这一消息的新闻却遭到了好友们的一致反对。他们一贯反对这场战争,因为这场战争从一开始,就建立在“伊拉克持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这个谎言之上。

洋子认识到伊拉克目前的重建计划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缺乏一个长期的规划,只能解决一时的燃眉之急。她很担忧,但作为一名新闻记者,正确的做法也仅仅只是如实报导而已。伊拉克普通老百姓的诉求到底是什么?每次报导,她都以南斯拉夫解体过程中,媒体煽动民族对立、操纵舆论的往事为戒。从这个意义上看,自己的父亲是南斯拉夫人这个事实,恐怕也是她志愿来到伊拉克的原因之一。

起初,她还打算在这连续待上两个周期,结果未等菲利普批复,心理咨询师就发话了。

“照这样下去,你本人就先‘失控’了。目前你已经有PTSD(心理创伤)的迹象,不要忽视这个现实。以你目前的心理状况,仍然滞留在巴格达这件事本身就极为冒险。难道是因为日本人都太乐意奉献,都愿意‘过劳死’吗?现在过度消耗,待到你身心俱损,将来的数年之内都无法工作时就晚了。”

此时此刻,洋子非常冷静地意识到:自己对第二次巴格达之行的期望过高了,反而导致了虎头蛇尾的结局。前路如何,她的心中亦是一片黯淡。身为一名新闻记者,今后该何去何从?毫无疑问,两次赴伊拉克采访的经历,将加速她在通讯社内的升迁。然而,这一切对现在的洋子来说,似乎并不那么重要。

那一天,倘若自己多问一个问题,肯定就已经在那场自杀式爆炸中毙命了。一个问题,就是生死的分水岭。——为什么,自己还活在这人世间呢?

倘若奥森巴哈没有死在威尼斯,而是平安地回国,一切又将会如何呢?他将一如既往地回归到工作室,每天以极大的热情投入到一成不变的工作中去?在这个过程中,他肯定又要想起在威尼斯海边邂逅的美少年达秋吧。一如他在到达威尼斯之前,屡屡渴望旅行,希望离开工作室那样,自然而又不可抗拒。

洋子略微起身,拿起枕头边的遥控器,打开唱片播放器。这是巴赫的第三无伴奏大提琴组曲,莳野二十七八岁时的作品。

前奏的开头部分以轻快高扬的5音级打头,之后音阶逐次下降。刚一听,洋子立即感到一道明亮且澄澈的光笔直地照进心田,顿时沉浸其中不能自拔。

因为莳野是用吉他弹的,所以原本的C大调改成了G大调。比起巴赫的原曲,这小小的变调给整个曲子带来的影响却是巨大的。

各个时代的大提琴名家、大家演奏此曲的唱片,过去她不知听过多少。比如卡萨尔斯(4)、罗斯特罗波维奇(5)、富尼埃(6)、麦斯基(7)等,不一而足。然而,真正喜欢上巴赫的这个曲子,完全是因为在巴格达这个死亡都市听到了莳野的吉他演奏。对现在的洋子来说,大提琴发出的音调过于雄浑厚实,无法完全接受。

巴赫的乐章原本就超脱于人们的喜怒哀乐,二十多岁才华横溢的莳野演奏起来,和谐,完美,令人愉悦。音乐毫无阻力地融进洋子的心中,不带一丝动摇。

她只想从世俗中的一切事务中摆脱出来,与音乐融为一体,进入时间与旋律完美结合的唯美空间。

那天晚上坐在对面的莳野的笑脸,浮现了出来。

那一晚,倘若自己不回家,而是要他陪自己到天亮,又将会是怎样的一番情景?想到那奔放的画面,她顿时心跳加速。来巴格达之前,自己原本只是想接受一下音乐的熏陶,倘若在此基础上,还可以与他共度良宵,那自己现在的人生又将会变成怎样的面貌?

洋子清醒而明确地意识到自己想见莳野。然而,对他发过来询问自己安危的三封邮件,至今仍未回复。

每次都想认真地回复,日复一日地却拖到了今天。不管怎样,至少应该报个平安,表达一下谢意,顺便也要让他知道,这段时间里他的音乐给了自己莫大的安慰。

除此以外,她隐隐地感觉到自己还有一股冲动,想写一些更进一步的东西。

菲利普说洋子是移情别恋。言者无意而听者有心,这句戏语正逐渐把她推向万劫不复之地。

洋子像婴儿一样蜷缩着身子,又想起了理查德的话。

回去后,自己会和他结婚吗,会生孩子吗——和理查德的孩子?如果是这样,毫无疑问,这将是自己人生新的开始。还有半年就四十一岁了,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这样一个残酷的现实,洋子终究不得不去面对。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