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OMO ASMR最好的清洁和消毒1小时

 

视频截图

PPOMO ASMR最好的清洁和消毒1小时PPOMO ASMR最好的清洁和消毒1小时PPOMO ASMR最好的清洁和消毒1小时PPOMO ASMR最好的清洁和消毒1小时
 

睡前小故事

 客观地讲,这些也不全是溢美之词,洋子确实有那么优秀。不过“长得好看”这一点,三谷不敢苟同,要说起来,她最多算得上“面貌与众不同”。怎么个不同法,她也说不上来,或许说“好看”也不是不可以吧。唉,女同胞们肯定能理解这微妙的差异。

洋子固然优秀,三谷觉得与自己毕竟不是一类人。关于这一点,估计对方的感觉比自己还强烈。如果直接和她摊牌说破,她肯定又会以一副看破一切、理解对方的样子温柔地摇着头予以否认。

然而不久之后,莳野就不怎么在人前说洋子了,这倒不是说他已经对洋子丧失兴趣了。毋宁说相反,他对洋子的情感愈加深刻了,不愿意轻易地将自己的情思说给众人知道。

为什么三谷有这种感觉呢?洋子入住的巴格达市内酒店发生自杀式爆炸事件之后,莳野一度非常惊慌。而一个多月之后,当他确认洋子一切平安后又表现得极其兴奋。这一前一后的变化充分说明了莳野的态度。

莳野平日里虽然很开朗,乐于与人逗笑,发自内心的笑容却难得一见。尤其是去年以来,有时即使正在与对方开着玩笑,顷刻间仿佛突然脱离了这个热闹的场所,独自去了远方的某个角落。

莳野在音乐上的烦恼,三谷略微有察觉,心里也暗暗担心。所以不管怎么样,眼下他脸上终于开始露出笑容,肯定是一件好事,也替他高兴。可是说到底,三谷也是一个女人,一个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被他吸引的女人。她很清楚自己的感情肯定是不会有结果的,只竭力去平息胸中的火苗。

莳野马上要与洋子在巴黎见面。——按照莳野的要求改签机票的过程中,三谷止不住地去想象他们两人烛光晚会的场景。顿时,心中有如刀绞,她完全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为人作嫁衣。

“是为了和洋子小姐见面吧!”

三谷本想调侃着验证一下的,话出嘴边,竟然变成了近乎质问的口吻。

面对她的突然发难,毫无准备的莳野莫名其妙。局促之间,他只好敷衍说:“也不全是,还有一些其他的安排。”

最近一段时间,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好几次,莳野心中颇为不快。

去年的三谷完全不是这个样子。因为武断、固执搞得人啼笑皆非的情况不是没有,到厌恶的地步是一次都没有。相反地,在工作方面和合作方发生纠纷之际,她总是全力地庇护自己。

现在的三谷是知行不一,焦躁多虑,连她本人也很嫌憎自己目前的状态。

当初购票时,马德里主办方屡次告知三谷,因为买的是特惠机票所以不允许改签,莳野本人也是知悉的。即便如此,他还是提出要求:“不管怎么样,还是再确认一下。实在不行,那我自己再想办法。”

“要是这样的话,买好了的机票也不要浪费,让我去行不行?全世界各地许多吉他手都会去参演,对我来说也是个很好的学习机会。”三谷装出矫揉的明快,半是真心地试探着问。

倘若换了以前,莳野很自然地会以为她在开玩笑,笑一笑也就过去了。但这一次他稍微考虑了一下,有些不知所措地说:“乘机人能变更吗?如果公司允许的话,我倒是没什么意见。毕竟,对你来说确实也是个学习的机会。”

最后,莳野用自己的航空里程积分换了新机票。

按照合同,他在马德里需要演奏《D大调吉他协奏曲》(Guitar Concerto in D major),该曲是马里奥·卡斯泰尔沃-泰代斯科(3)专门献给塞戈维亚的作品。莳野在飞机上喝了些葡萄酒,有些微醺,一时间想到几个细节,于是拿出乐谱来确认了一下。

因为是第一次弹这个曲子,最近的一个月他一直集中心思练习。与马德里当地的交响乐团以前从未合作过,也不知效果如何。不过对于现在的自己来说,肯定要比一个人的独奏轻松得多。

上飞机时,莳野随身携带了两张DVD,分别是索里奇导演的《幸福钱币》和《达尔马提亚的朝阳》,都是战争题材电影。此外,他还带了一本书,是最近在书店发现的里尔克的《杜伊诺哀歌》的新译本。

他对《幸福钱币》欣赏得不得了,却对索里奇的其他作品知之甚少。这次特地翻阅了索里奇的影片目录,将他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前往好莱坞后导演的影片VHS、DVD等,但凡可以买到的都买了回来。

在与洋子见面前,他要把《达尔马提亚的朝阳》看完。因为,这部影片制作于一九六六年,洋子出生的那年。

《达尔马提亚的朝阳》一般被认为是南斯拉夫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大量创作的游击队影片之一。英雄铁托带领游击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坚持抗战并最终战胜法西斯德国和意大利的侵略者,这一点可以说非常符合该类型电影的特质。然而索里奇基于之上的表达,就非常令人玩味了。DVD上的介绍是:以风光明媚的亚得里亚海为背景,刻画了一位投身艰苦卓绝的民族解放运动的克罗地亚青年。影片充溢着战争年代知识青年的虚无,近年再度引起世人关注,堪称战争题材影片的杰作。

整部影片不长,约九十分钟。莳野在飞机上把座椅背调低,裹好毛毯——这样,倘若影片没什么趣味,随时都可以入睡。机舱里已经关灯了,灰暗之中,飞机机体发出的微弱噪音与其他旅客震耳的呼噜声交织在一起。笔记本电脑小小的屏幕发着幽光,看起来比在电影院还有感觉。

电影里,隆隆的炮声中,主人公表现出来的镇定给人一种神秘之感,莳野看得极为入神。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索里奇就能拍出这样的电影,着实令人震撼。当时,索里奇才三十岁。

影片末尾根据迦尔洵(4)的短篇小说《四日》改编而来,在与南斯拉夫祖国军(5)的战斗结束后,主人公伤痕累累的躯体横躺在达尔马提亚的大地上,场面颇为壮观。

看完之后,把电脑关上,莳野又拉了拉毛毯,缩起身子。机舱内的空调开得并不冷,然而在看的过程中,还是打了好几次寒战。他舒出一口气,不住地点头自语:“果然名不虚传。”

本打算一鼓作气将《幸福钱币》也看完的,不过已经没有那个气力了。洋子是索里奇的女儿,这个时期的索里奇的女儿!莳野心中忽地生出一种特别的感觉。

把玩电影余韵之中,他漫无边际地将索里奇、洋子、《幸福钱币》等各种人与事搅在了一起,长长久久地回味了起来。

从DVD的解说来看,索里奇拍完《达尔马提亚的朝阳》后,直到下一部影片《幸福钱币》问世的九年时间里,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杳无音讯。

莳野不免有些奇怪。如此有天赋的一个导演,为什么拖了九年才完成下一部作品?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有什么不能继续拍摄的特殊缘由?这九年间,他到底在哪儿,在干什么?说起来,《幸福钱币》开拍,是在索里奇与洋子的母亲离异许久之后。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