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OMO自己动手做的声音

 

视频截图

PPOMO自己动手做的声音PPOMO自己动手做的声音PPOMO自己动手做的声音PPOMO自己动手做的声音
 

睡前小故事

 从巴格达回到巴黎后,洋子有两周时间的休假。第一周,她把行李整理了一下,把自家打扫了一遍,几乎没怎么出门。从第二周开始,才渐渐外出与人见面。

返回巴黎后她才发现,出了家门可以在马路上自由通行,是一件弥足珍贵的事。她家附近经常光顾的咖啡馆与面包店,见到她平安回来,都很高兴,结账时还给了一点小优惠。

天还是有点凉,不过洋子想活动活动筋骨,就在人不多的一大早出去晨跑。她从位于巴克街的公寓一直跑到卢森堡公园。

汗流了出来,气也喘得厉害,深呼吸时,喉咙里都有些疼痛。这种置身巴黎的现实感,随着心脏的搏动,扩散到身体的每一处。

回到家后,她放满洗澡水,加入沐浴精油,在浴缸里泡了许久。她每天都泡,沐浴精油也是每天轮换,有之前爱用的“Green&Spring”,也有从日本带回来的散发着杉树香味的“温泉素”。浴室的门敞开着,这样就能听到客厅里播放的音乐。

如此这般,洋子顺利地回归到了巴黎的日常中。从那边的世界回到了这边的世界,没有任何违和感,甚至连她本人都有些不可思议。

在巴格达的那段时间里,洋子逐渐适应了物资匮乏的生活,反倒是巴黎物资充盈的生活给人一种饱和过剩的感觉,还要花点时间去调整适应。但无论如何,每一天从太阳升起到黄昏落下的漫长时间里,听不到任何爆炸的声音,这对洋子脆弱的神经来说乃是莫大的安慰。

心情渐渐平复,洋子反而更加体会到了留在伊拉克的人的艰辛。

外派伊拉克期间一直给洋子做心理辅导的医师,看到她笑着汇报近况,也很高兴,并嘱咐凡事要量力而行不可操之过急。洋子领取了医师开的安眠药、镇静剂,不过一次都未曾服用。

进入四月份后,洋子开始忙于法国总统大选的新闻报导,一直到五月六日尼古拉·萨科齐在最后投票中当选。

短暂的一个月里,她感觉又回到了先前的生活中。然而很快,变化接踵而来。

理查德结束一年的在外访学,回到了位于纽约的大学。不到两周后,他就飞到巴黎准备操办和洋子的婚事。

洋子对结婚一事,态度暧昧,而这也令她自我嫌恶。

理查德是洋子在哥伦比亚大学时期的朋友。一年前他正好在巴黎,联系了洋子,两个人重逢之后逐渐发展成恋人关系。在此之前,她从未想象过自己将和理查德走到一起。大学时代,他们各自都认识对方的恋人,也算不上亲密的朋友。可能正是这种不远不近的距离,才使得两个人的关系更具可塑性吧,理查德向洋子求爱,双方都不尴尬。

与大学时代相比,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变化?最大的变化,也就是年龄了。

年轻人的心灵与肉体之间,有可燃性极高的部分。在某一个节点,这个部分突然着火,就会立即发展成燎原之势,变得不可收拾。这场火延烧到对方心中的可燃部位后,两个人纵使仅仅为了躲避胸中烈火的烧烤,也必将相互索求。

如果恋爱是这场火,说到底是难以长久的。大火终将转变成温和的余热。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