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OMO心跳声和摩擦音

 

视频截图

PPOMO心跳声和摩擦音PPOMO心跳声和摩擦音PPOMO心跳声和摩擦音PPOMO心跳声和摩擦音
 

睡前小故事

 面对面地谈话,这是第二次;不过在往来的邮件中,他们却几度互吐真情,从未诉诸他人的真情。这种反差,让彼此都有些不适应,甚至有些生分。

只能通过邮件交流的两个人,终于可以相对而坐,可以亲眼见到对方,可以亲手触碰到对方。他们都走得太远太久,以欲与对方融为一体的亢奋前行至今。但正是因为这样,一旦会面,现实的自我变得谨慎小心,彼此都难以首先迈出第一步。莳野敏锐地注意到洋子左手上的订婚戒指,暗自伤神。到了最后,还是只好从初次相逢的那晚开始谈起。

好不容易再次碰面的洋子,比莳野在臆想中无数次美化过的姿态更加动人。初次见面那晚,她尚未对莳野抱有特别的感情,而今晚却特意化了妆,还精心挑选了衣服,与平常相比更显落落大方,光彩照人。虽然她比莳野大两岁,看起来却只有三十五六岁。

店里的年轻主厨最近颇受关注,提出了所谓现代料理的概念。听了服务员的解说后,两个人打算尝尝鲜,因此分别选了不同的开胃菜和主菜。洋子法语说得很流畅,但听完莳野说的法语后,说:“原来就知道你会说法语,只是没想到发音这么标准,果然还是音乐家的耳朵好呀!”

“哪里,哪里,要是真有那么好,服务员就不会给我英语菜单了。自尊心受到了小小的伤害。”莳野苦笑道。

洋子赶紧安慰:“我以前带日本朋友来过这里,那个时候特别吩咐服务员要了个英语菜单,估计他还记着呢。”

店内几乎座无虚席,旁边的桌子靠得也很近,两个人用日语交谈还比较放松。

香槟酒干杯过后,莳野突然不知道该从何说起了。对于今晚的重逢,实在期待太久了。短暂的沉默过后,他放下手中的酒杯,看着对方无意识地微笑。

“觉得有点不真实。”

“你也这么觉得?东京见过后,现在又在巴黎重逢,下一次会在何处碰面呢?”

“接下来还是巴黎,马德里之后我还过来。”

“这样啊。”

旁边的桌子端上来一盘贻贝,莳野看到后忽地想起最近的一件糗事,就娓娓道来。

“我有个老朋友,是电视台的导演,他手下有个女的,稍微有点奇怪。”

他刚开了个头,洋子就预感到接下来有料,饶有兴致地露了一口皓齿。

“那个女的去宍道湖(6)采访河蚬养殖,回来的时候对方送了一袋给她做纪念。渔民大哥挺喜欢她的,还特意交代了烹饪方法。可是她突发奇想,竟然当宠物养了起来。”

“什么?河蚬能当宠物养?”

“据说还挺麻烦的。她在网上查的饲养方法,反正是一直养着,并且,每个都取了名字,什么小四、武雄之类的。”

“这个人挺有意思啊!”

“也没觉得多有意思……不过,听说她经常用手机拍一些河蚬的照片给电视台的人以及来电视台做节目的人。前一阵子,我的老朋友,也就是那个电视台的导演,在家开了一个派对。那个女的竟然把他的宠物河蚬也带过去了,用塑料盒子装好了给大家看。”

“然后呢?”洋子一边附和,一边想象着接下来的故事。

“我也收到了邀请。之前他好几次邀我一起吃饭,都因为太忙推掉了。这次想着无论如何要露个脸,结果还是稍微迟到了一会儿。大概有六七个人,在吃药膳火锅,我到的时候,他们都快吃完了,留了一些等着我。我正好坐在那个女的旁边,因为是初次见面就简单寒暄了一下,大家都喝高了,我都不知道该怎样才好融进去。这个时候,老朋友的夫人端出来各色食材,我只要热一热火锅往里面加东西就行了,大葱、鸡肉……我正加菜的时候,那个女的起身给我去拿酒杯,等我放完食材后,突然发现塑料盒里好像有河蚬。”

“你莫非……”

“一开始我也犹豫了一下,但一想,这是非常珍贵的药膳火锅,况且河蚬又郑重其事地放在了塑料盒里,想必是特别之物,就一个一个全加进去了,用公筷。结果大家都惊呆了,搞得我也一脸懵懂。这时那个女的回来了,看到这一情景,哇地一声突然尖叫起来。”

“你怎么收的场?”洋子用手掩着嘴,一脸看热闹的表情,催着莳野往下讲。

“甭提了,她差点没晕过去。我的老朋友赶紧用勺子去捞,火锅正煮得滚烫呢。河蚬混在大葱与豆腐之间,不太好捞,最后勉强打捞上来了。那个女的紧紧握着碟子,盯着缠绕着大葱的河蚬,满脸通红,哭了起来。我完全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一开始还以为她是想留着给自己吃呢。”

“你这么想也正常。”

“结果我的老朋友解释说,那是她的宠物。我一脸错愕,当然马上就道歉了。对方也说没事,是自己不好,但眼泪一直流不止,看得人心疼。后来,老朋友又考虑到我的心情,反过来说,在自家养河蚬本来就不太可能,说不定一开始河蚬就已经死了。”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