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OMO 你去过韩国的1美元商店吗?

 

视频截图

PPOMO 你去过韩国的1美元商店吗?PPOMO 你去过韩国的1美元商店吗?PPOMO 你去过韩国的1美元商店吗?PPOMO 你去过韩国的1美元商店吗?
 

睡前小故事

 “既然干了这一行,我很清楚应该干什么,也愿意去干。当然,这样做有一定的风险。而如果不去,内心也是很煎熬的。不光是我,通讯社里还有许多志愿去伊拉克的人。而且,倘若要了解当今世界,又怎能把伊拉克排除掉?毕竟是全球化的时代了。说出来你可能不相信,我都觉得自己似乎是稀里糊涂就跑到伊拉克去了。……四面八方,无论远近,周遭的一切都贯穿了自己的命运。我根本无计可施。而这命运,也可能化身成子弹的模样。”

莳野沉默了好一阵子,只是注视着对方。他似有所悟地点了点头,拿起手中的小勺开始品尝草莓甜点,然后又抬起头来。

“如果将来有一天,洋子小姐不幸在地球的某地遇难,我也会身殉的。”

洋子如遭一击,瞬间又有些迷惘,旋即格外冷峻地注视着眼前的莳野。他从未见过洋子如此冰冷的眼神。

“这种话,可不能开玩笑。先不论善恶,首先就会让人觉得肤浅轻佻。”

“你要是自杀,我也自杀,这是我单方面的诺言。你要是什么时候实在想不开,想自杀了,希望你会想到,这同时也是在结束我的生命。”

“喝醉了吧?”

“我很清醒。内心痛苦而表面上故作镇静的人,往往会用自我毁灭的方式来断绝内心苦闷的根源,这很可怕——即使其出发点是希望他人理解自己内心的苦闷。《魂断威尼斯》的原著我读了,自传式的后记也看了,我在思考托马斯·曼这个作家。他的两个妹妹自杀了,好像大儿子也自杀了。虽然对这个作家没有深入研究过,但我认为他是让小说中的主人公代替自己去死,从而换得自身在现实生活中能够继续存活下去。”

“啊,原来你是这个意思。放心吧,我从来都没有自杀的念头。”

“正因为如此,我才更担心了。你在邮件中写的那句话——奥森巴哈没有死在威尼斯,而是平安地回国——让我觉得不对劲,所以我才去读的原著,也为了像现在这样更好地与你沟通。要是你一直在我的身边,随时可以和我谈心,我当然有更好的办法支持你。如果不能,我也只能想到刚才的那个办法了。或许很傻,不过既然已经许诺了,我一定会遵守。”

“别……你别这样。”

虽然有些窘迫,洋子终归还是在嘴角泛起了一丝苦笑。

“洋子,你的存在本身就贯穿了我的人生。不,我不希望贯穿,我想一直将你藏在心里。”

莳野无意识地一把抓住胸前的衬衫,猛地扯了扯。他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是好,只是更加用力地扯,既而又状似随意地抚平褶皱以掩饰心中的焦虑。他感觉自己被子弹打中,流出了血。他恍惚地低下头,检视胸膛和手掌。他,静静地伫立在对话的尽头。

听到这番话,目睹眼前这番动作,洋子的内心开始剧烈波动,两边的脸颊也泛起了红晕。然而,她还是极力克制,把对莳野的情愫狠狠地押了回去,深吸了一口气,微笑开来。

“我马上就要结婚了。”

“我就是来阻止你的。”

莳野目不转睛地盯着洋子。

这正是洋子一直期待的话,在巴格达期间就一直期待的话。不幸的是,直到今晚才听到。眼下,迟到的这句话反而令她纠结烦闷。最近三周,她的身体都不太正常,她甚至怀疑是不是已经怀上了理查德的孩子。

倘若真的怀孕,那洋子也只好接受命运的安排,割断对莳野的爱,转而与理查德结婚。但反过来,如果并未怀孕,她还是想忠实于自己的感情。

之前的简易检查,否定了她的臆测。为保险起见,还是需要到医院再检查,她之前预约过,只是两次都因为新政府组阁的临时采访而不得不取消。

万一腹中已经有了胎儿,洋子断然不能对胎儿父亲以外的男人说“我爱你”。于情于理都不该这样,她本人也不愿意这样。她的一生,父亲从小就不在身边,倘若令自己的儿女再重蹈覆辙,简直就是对自我的背叛。

洋子沉默不语,莳野静静地说:“我知道这件事很难。但是老天爷让我遇到了你,我不能佯装不知。在我的人生中,小峰洋子这个人不可能不存在,你一直确确实实地存在。我真心希望你能够一直存在于我的身边,就像现在这样,我们每天相对而坐,一边吃饭,一边聊天。”

“和我结婚生子,对你来说现实吗?它会成为我们关系的正确走向吗?”虽然洋子觉得这么说太现实,但又不得不去确认。

莳野沉默了一会,几乎有些自暴自弃地回答:“爱上洋子,已经是我的人生现实。不爱洋子的莳野,根本不存在,反而是非现实的。”

“……”

“当然,这仅仅是我单方面的宣言。我现在想知道的,是洋子的想法。”

嘈杂的餐厅内不知不觉只剩下零星的几个客人,右边已经空了,左边的客人也正准备起身离开。

洋子紧咬嘴唇,略显慌乱地低着头,过了一会儿抬头望着莳野。

“你现在没有任何女人吗?”

莳野无力地笑着,什么都没说,只是摇了摇头。他招呼服务员过来把账结了,并轻轻地拦住洋子的手,不让她开包取钱。

“能不能稍微给我一点时间?等你从马德里回来,我会明确表态的。”

莳野点了点头,紧绷的神情略微松弛了一下。

“我强人所难了吧……想说的话虽然都说出来了,但应该表达得更好的,不应该是这样的……”语气很是自嘲。

洋子屡屡摇头。她意识到自己浇灭了莳野的热情,莳野的心离自己越来越远。无法挽回,她倍感绝望却又无法化解误会。

“我很感动,真的。都是我的错,对不起!”

然而,莳野仿佛已经没有耐心再继续说下去,只是站起身来说“我们走吧”。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