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OMO 10个最好听黏液的ASMR

 

视频截图

PPOMO 10个最好听黏液的ASMRPPOMO 10个最好听黏液的ASMRPPOMO 10个最好听黏液的ASMRPPOMO 10个最好听黏液的ASMR
 

睡前小故事

多年前,面对同样孤寂的老吉他手,自己略感困扰,只在脸上浮起敷衍的微笑。时至今日,他仍然记得彼时自己内心的冷酷。

自己终归也是老了。远远地看着这个波兰青年向其他的吉他手打招呼,莳野不得不感慨。

所谓的孤独,是意识到自身缺乏对这个世界的影响力,自己再也不能对他人产生影响了。不管是对同时代人水平方向上的影响,还是对后来人垂直方向上的影响,都丧失了。不管是在哪个人的身上,再也找不到半点自己的影响。而自己,已经清醒地认知到了这一点。

至少我是不可能遭受这种幻灭的——虽然曾几何时,莳野也是这般乐观地认为。

连续好几天,晚饭都是九点以后,半夜十二点左右才起身回家。这样的时间安排,与莳野的年龄也相符。

很遗憾,一直都没有见到那个波兰的吉他手。第四天晚上,留学时代的老朋友——一个来自古巴的吉他手说:“波兰的青年说你表扬他了,看得出来他挺高兴的。”莳野听罢,一边摘出嘴里的橄榄籽,一边苦笑着摇摇头。

“我当时表扬他,怎么感觉他一脸不以为然的样子。”

“那个时候他紧张了嘛,他还说听了你的话更有自信了。”

“真的吗?”

“不骗你,真是这样。他当时其实很想和你多聊聊。”

“嗯?看来他还是个好青年。要不我给他寄个唱片,彰显一下自己的存在感?”

“哈哈,可以嘛。光是让他知道你出了这么多曲子,他们这些后来人都会钦佩不已的。”

说罢,两个人哈哈大笑。毕竟是同龄人,双方苦恼的问题或许差不多,但都不打算敞开心扉认真谈一谈。

莳野考虑到与洋子生活的问题,打算将活动据点转移到巴黎,于是就在巴黎开展工作的可能性与对方聊了一下,得到的回复与预想的一样。

“就目前欧洲的情况来看,一个吉他手很难存活下去。你要是找个地方去教书还行,要是仅靠演出的话,就很困难了。再说你不是已经回国了吗,在日本不是挺好的吗?除了日本,没有哪里可以让你每年举行几十次公演的。你要知足,如果可以,我都想过去你那边呢。”

听到这里,莳野只好叹息着点头。

原来的各位老朋友已经成家,这次大多都是挈妇将雏。此情此景不得不令莳野想到,倘若洋子可以与自己一同过来,该有多么幸福!

洋子那样的美人坯子,要是介绍给大家,估计这帮人又要羡慕,追问是哪里撞的桃花运了。不止容貌,她还是那位《幸福钱币》的导演的千金。她要是在现场,肯定很快就会成为话题的中心,被人刨根问底地打听这打听那的。而每一个问题,洋子都会微笑着回答。这样的女人,如果是自己的伴侣,那该是多么令人骄傲。再者,去过现在的巴格达的,有几个?花一个多月时间,亲自采访了解萨科齐当选法国总统经过的,有几个?没有,只有洋子。

只是和某一个人站在一起,就感到骄傲,到目前为止,莳野还从未有过这样的经历。

他甚至认为洋子将让自己重新认识欧洲,他很想就已经获悉的以及未来将要获取的知识,听取她的意见。他期待着通过与她的沟通,实现自我的蜕变。

如此美好的未来,即便不能实现,也比未曾邂逅更暖人心。初次相见的那晚,临别之际,站在出租车窗外看到的洋子的侧脸,他至今难以忘怀。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